留学生10分钟反击西方对中国人权的攻击!德国教授落荒而逃

1 历史回顾人权问题成为指责中国的焦点,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当时,这是因为严重的意识形态冲突。当中国逐渐强大的时候,西方国家便把中国看成一个潜在的劲敌。人权成为西方国家攻击中国的一个重要武器。 2 美国的险恶用心冷战的铁幕建立之后,美国开始为着自己的全球利益领导西方资本主义阵营,与Communist主义阵营斗争。苏联解体之后,中国成为世界上仅存的可以挑战美国全球霸权的力量。美国于是开始进行一项战略部署,欲陷中国于两难境地中。首先,美国希望重复和平演变苏联的成功经验,逼迫中国也参加军备竞赛。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美国围绕中国不断施加强大的军事压力和威胁。于是,中国被迫尽快发展经济和军事力量。中国也的确全力发展经济和军备,其速度之快堪称奇迹,但这极端效率的代价则是对社会道德的压制、不公平和严重的环境污染。然后,美国就用人权作为道德武器。一方面,人权问题是一个团结**阵营的有效因素。西方世界人们的思想方式相近,人们倾向于更多的关注个人利益而不是群体利益。因此,用人权(个人权利)作幌子,可以很容易的从go-vern-ment到人民地团结起整个西方世界,使之反对中国go-vern-ment。另一方面,对中国人权的连篇累牍的攻击会唤起中国民众对愈演愈烈的社会不公平现象的注意,因而造成人民对go-vern-ment的不信任和不满。这在民间便可以积聚反go-vern-ment力量。中国力量的基础在于统一的王权和安定的社会。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哪一个王朝因为外敌入侵而覆灭,每个王朝都是因为社会的不稳定而覆灭,而外敌入侵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催化剂。如果反go-vern-ment力量足够强,现在的中国go-vern-ment将被颠覆,中国这个西方最大的敌人便可以被重新变成西方的殖民地。在历史上,这已经有过先例。

3 西方民众的普遍心理西方文明基于游牧文明。游牧文明的显著特征是,当一个部落足够强大的时候,他一定会侵略邻近的部落以控制更大的领土和更多的资源,因为他们自己的资源在有限的时间内就将耗尽。也就是说,任何一个正在强大起来的部落或国家,都将必然地成为未来的敌人。事实上,中国的历史证明了以农耕文明为基础的中国文明从未侵略过其他的国家以获取更大的领土或更多的资源。但是西方民众并不了解这些,因为他们不了解中国文化??在东西方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误解。游牧文明信奉丛林法则,但农耕文明并不。基于这一点,殖民时代的历史赋予西方民众一个很普遍的想法:他们自然认为他们拥有对中国人(乃至全体亚洲人)的优越感。因为这种优越感和傲慢,西方民众根本不愿意花精力去了解亚洲文化。但是,中国的快速发展挑战着西方民众的优越感,西方民众的日常生活已经高度依赖于中国,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的经济已经与中国紧密相连。如今,中国在大多数高科技领域已经不依赖于西方国家。如果你不卖给中国某种产品,中国人民在短时间内就可以研制出同样甚至更好的产品。这种不对称的依赖性,即西方对中国的高度依赖和中国对西方的不依赖,在西方民众心中引了巨大的恐慌。由于对中国文化的误解,西方民众认为中国已经不是潜在的敌人,而是现实的敌人,是挑战他们优越感的现实的敌人。没有人希望他的敌人活得好好的,但西方民众的生活高度依赖于中国,他们也没有能力在短期内改变这一现状。所以,他们不敢正视中国已经强大,并且还在欣欣向荣的现实;他们不敢承认他们正在被中国超越;他们不敢承认中国政策的每一个变化都可能影响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不敢正视中国正在发展。一句话,他们不敢承认以前“低等”的中国,正在打败他们。因此,他们不得不过滤掉中国的所有正面信息。他们有意收集中国的黑暗面来说服他们自己“中国仍然非常差劲”。然而,这种鸵鸟心理只能在短时间内稍稍缓解一下他们心中的恐惧。关于这一点最好的证明:在1980年代,当中国仍然贫穷的时候,即便当时仍然存在着较大的意识形态的冲突,西方对中国人权的指责也很少见到。然而到了90 年代,中国日新月异地发展,对于中国人权的指责就一下子多了起来。

 

4 全球化对西方民众自信心的打击 听起来有些奇怪,但这是真实的。几年前,汉堡的工人主动要求降低工资。原因是,一些大公司要把工厂搬到中国去,这将造成成千上万的德国工人失业。地球人都知道中国是世界工厂,因为中国的劳动力比欧美要便宜得多。汉堡的工人不得不主动要求降低工资,来保住他们的工作。而这仅仅是西方社会工资整体水平降低的一个例子罢了。这是全球化的必然结果之一,因为全球化将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统一的市场。显然,降低工资意味着降低生活水平,西方民众当然会抱怨。他们很容易就相信,正是因为中国,他们的生活今不如昔。 实际上,正是西方国家在中国制造了大量的人权问题: 他们强迫中国工人每天工作18个小时,每周工作7天。 他们污染了中国的环境。他们给中国工人极低的工资,也不给中国工人支付任何保险。他们不给中国工人以足够的劳动保护,造成许多的工伤和不可逆转的职业病,但企业拒绝支付任何补偿费用。非常明显,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贪婪的西方资本家,而不在中国。他们想多赚钱,但他们在中国造成了严重的人权问题,同时在西方国家也造成了问题。当然,那些贪婪的资本家并不会承认他们对此负有罪责。在他们的国家里,他们将公众舆论误导,攻击中国。由于他们已经在中国造成了许多人权问题,这正是一个诋毁中国的好借口。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西方世界从go-vern-ment到人民,喜欢批评中国,尤其在人权问题上。这种批评并不是为了要帮助中国人民生活得更快乐,而是为了让中国更加穷困、更不稳定、更加没有效率、更不发达、更加没有竞争力…… 5 主权是人权的基石最基本的人权是生存权、发展权和拥有尊严的权利。德国基本法(德国宪法)的第一条就是“人的尊严不可侵犯”。没有这些最基本的人权,其他的人权只不过是乌托邦而已。 在一个没有自己主权的国家,人们并不会享有这些最基本的人权。我们来看看历史上活生生的例子:美国声称他们将把人权带给科索沃和伊拉克。美国颠覆了这些国家的go-vern-ment、控制了他们的地盘。但在这些地方,那些居民有没有得到更多的权利?他们天天要担心明天是否会被抢劫或者杀害。美国士兵可以随意虐待男人、强 J女人。这就是没有主权的生活。如果说,这些地方离我们的生活太遥远,我们就来看看1949-1950年的德国历史。一个德国老妇人给我讲了她的故事。德国战败后,法国士兵控制了她的家乡,德国人毫无权利可言。如果法国士兵心情不好,他们可以随便在街上抓住一个德国人,随意虐待以取乐。法国士兵强占了她们漂亮的房子,她一家被赶到狭小、阴冷又潮湿的地下室。她全身的关节因此得上了关节炎,直到今日也无法好转。法国士兵抢她的食物,因此他们一家常常挨饿。她的邻居甚至因此而饿死。没有人会在乎。直到今天,这位老妇人仍然害怕焰火,因为焰火的声音会激起她那段悲惨的回忆。这就是没有主权的生活。 除了法国士兵,根据不完全记载,苏联红军强 J了超过200万德国妇女。这就是没有主权的生活。中国70年前也遭受过这样的苦难。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那段悲惨的历史,我们也永远不想让这悲惨的历史在我们身上重现。我们不想成为第二个科索沃,第二个伊拉克,第二个德国,因为我们不想要一个没有主权的生活!是的,你们可以写出一个长长的清单,列举种种中国个体人权受到损害的例子,但这已经比中国半殖民地的时期要好上太多太多了。至少,我们现在拥有基本的人权,我们的生存权和尊严权能够由我们的军队来保卫。

6 国力就是一切从根本上来说,中华文化植根于农耕文明。这个基础决定了中国不会成为一个侵略性的国家。中国不会成为任何一个国家的敌人,即便中国强大起来也是如此。但是西方国家强迫中国加入他们的丛林法则游戏。正如拿破仑的经典名言:“中国是一头睡狮,不要惊醒他。”西方国家强迫中国醒过来,现在这头雄狮怒吼了!在这个世界上,当我们把眼光放在国际事务上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仁义道德,唯一的决定性因素就是国力。当然,这个国力包含了军事力量、经济力量和文化力量。现在,中国在逐渐积攒其强大的力量,其他的亚洲国家也在发展中。亚洲的力量正在上升。美国自己也有严重的人权问题,充其量也就比中国好一点点而已(如果它真的比中国好的话)。为什么美国的人权问题就没听到谁去批评,而中国的人权问题被指责得这么多?非常简单,因为美国很强大,比现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力量都要强大。因此,按照西方的哲学和历史,中国摆脱人权指责的最好方法就是发展自身,发展到比西方任何国家都要强大得多。那时候,就轮到中国来指责西方的人权问题,而没有人敢指责中国了。是的,我们有人权问题,但是我们在发展。不像西方国家那样,我们没有满世界的殖民地,我们的每一分钱都要靠我们自己辛劳积攒。我们会解决这些问题,但不是立刻,也不是在西方国家的压力之下。我们会自己解决问题。我们在亚洲生活得很好,没有你们西方国家我们一样活得很好。我们当然欢迎善意地沟通,但我们必须保持我们的主权,因为这是一切人权的基础。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文化,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标准,我们并不必须接受你们的标准。我们有自己的发展之路,并不必须按照你们指定的路。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中国对友好的人是非常好的朋友,然而对敌对势力则会是绝对的噩梦。

如果你真的想帮助中国改善人权,请做三件事情: 1. 放下你们的偏见和敌意,扔掉你们的高傲。 2. 深深地尊敬、理解和体验我们的文化。 3. 让美国对中国的敌意降低。 如果你们不能做到这些,你们这些西方国家最好给我闭嘴。你们不会把事情变好,中国的人权根本不关你们的事情。人权,不是跟你们讨论出来的,而是跟你们斗争出来的。我气宇轩昂地讲完演讲,台下二三十位来自亚洲的奖学金生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那个波恩大学的教授非常没面子,想反驳我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好一边分析我的演讲一边找漏洞。结果分析了半个小时,最后的结论是我说的都是对的。(废话,都是历史,尤其是揭德国伤疤的历史)然后转而去抓住鸽派演讲中的一个漏洞大加攻击。呵呵,果然是欺软怕硬啊。下午是对上午报告的讨论,主题是“国际环境之下的人权”。kao,又是这么恶心的题目。教授讲了半个小时,轮到我发言,我就说了三句话,一个标准的三段论逻辑: 1. 人权的基础是道义。 2. 在国际事务中,没有仁义道德,只有国家利益。 3. 因此,在国际环境之下,根本谈不上人权。这个教授又被震了一下,然后分析了15分钟企图找到我的漏洞,然而最后他不得不同意我的观点。大家可以想象后来的讨论变成了什么样子。过了不久,这个教授推说要赶火车,灰溜溜地夹起皮包溜掉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