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腾飞语录 政治篇

袁腾飞: 苏联是世界上最邪恶、最野蛮的,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国家

袁腾飞:你要在美国的酒吧间里骂美国,你试试,能打死你,你要骂布什,全都给你鼓掌,“好!”,他们政府跟国家完全两个概念。

袁腾飞:因为中国政府跟人民是对立的,所以咱们想当然的就认为国外也是这样。

袁腾飞:咱们老说美国的那个总统选举是大财团干的,那是中国选村长!你说美国总统都是直选的,都是老百姓投票,每一个投票的人我选奥巴马,奥巴马给我钱啦?那是瞎扯蛋,你那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问题,你信他那宣传呢。那是中国选村长,给一千块钱,上我们家抱头猪去。

袁腾飞:你知道当时(1949年)中国在周边国家眼里是什么形象吗?就好比你坐公交车或地铁的时候,边上坐着一个人,身高两米,体重两百四十斤,光着脑袋,胳膊上刺条龙,你看他心里什么感觉,周边国家看咱就这感觉,毛骨悚然啊!

袁腾飞:我小时候老师给我们上课说的就是:“我们的理想是什么啊?红旗插遍五洲四海,解放全人类”,印度人就晕了:“凭什么解放我啊?我愿意在这种制度下生活,你干嘛把握解放了?”周边国家就很害怕呀,中国要输出共产主义革命啊!

袁腾飞:历史上为什么周边国家要给我们进贡啊?贱骨头啊,为什么?咱们中国大陆的历史书是不讲这个的,台湾的历史教科书他就讲这个,哪朝哪朝对外打什么仗!

袁腾飞: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号称:“不干涉别国内政”,实际上,他当时是这么说的,可不是这么做的!

袁腾飞:这些国家的共产党都是中国支持的:越共,泰共,寮共(老挝共产党),柬共(柬埔寨共产党,即血腥的红色高棉),缅共,马共,菲共,全都是我们支持的。马来西亚共产党总书记叫做陈平,住在广州,后来是80年代邓小平访问新加坡,李光耀总理跟他说:“你别支持这些国家的共产党起义什么的,你支持这些国家的共产党起义就是干涉人家的内政”,邓小平回来才切断了给这些国家共产党的援助,中国一断奶,这些国家的共产党很快就玩完了。

袁腾飞:今天缅甸贩毒的那帮人,全都是原来的缅甸共产党,后来失败了怎么办呢?没法生存了,以毒养军,我们去那个云南的瑞丽出境,到缅甸的第一个特区城市南坎,南坎相当于中国的深圳,然后你到那去看,老百姓都住着凉席捐的房子,只要住的砖瓦房,就一定是毒枭的房子。一进缅甸那个木棍达成的国门,道路两边盛开的都是罂粟花,漂亮极了。迎宾花,缅甸的国花,大街上卖大烟壳,说那玩意涮火锅特好吃。你到了那,简直跟中国没有区别,大街上全是汉字,几乎见不着缅文。军队穿着打扮,一看就是解放军当年的剩余物资。当年你说不干涉内政,实际上没少干涉,为什么周边国家很咱们,很大的问题在这。

袁腾飞:缅甸最大的毒枭叫杨国栋,他是当年跑到缅甸支持缅甸革命的红卫兵,缅甸革命失败成毒枭了,他家房子离中国边境200米,为什么建在那儿?你要打他的话,重火器你不能使,你一开炮打中国来了,轻武器你打不透,据说有地道通到中国来,缅甸政府军一围剿他,他就往中国跑。

袁腾飞:中国不仅抗美援朝,还抗法援越,抗法援越出钱出枪出顾问。解放军在越南人民军力的顾问配到了营一级。越南人民军任何的作战计划如果没有解放军顾问的批准都是不能执行的。

袁腾飞:中国人过去身份相当的人见面的礼仪是拱手,会拱吗?牢记住一定是左手压右手,右手压左手是报丧。

袁腾飞:跟西方人握手要注意:长官先伸手,长辈先伸手,女士先伸手。攥男的手,一定要有劲,攥死他,握女士的手只能握指肚,往里是图谋不轨,哆嗦一下两下就算完。

袁腾飞:1954年新中国第一次以世界五大国身份参加的日内瓦会议商讨的议题是:在越南,朝鲜两地停战,恢复和平。这两地没中国打的起来吗?所以停战没中国去行吗?等于中国一成立就面临着两线作战:抗美援朝、抗法援越,抗美援朝是咱直接出兵,抗法援越出钱出枪出顾问。

袁腾飞:1955年万隆会议上,骂中国最凶的是泰国,菲律宾和沙特阿拉伯,太过时佛教国,菲律宾是罗马天主教,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教。这仨国骂咱没有人权,没有宗教信仰自由,输出共产主义啊,从早上九点骂到下午四点······

袁腾飞:毛泽东会见赫鲁晓夫的地点定在游泳池,赫鲁晓夫西装革履的一进来就傻了,毛泽东穿衣游泳裤,盖一毛巾被在那躺着。赫鲁晓夫就晕了:没见过领导人这么非正式会晤的。国与国领导人之间非正式会晤,一般就是西装不打领带,穿个夹克,穿个衬衫,没见过穿泳裤会晤的,当时咱们认为毛主席蔑视一切。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赫鲁晓夫啊?人家是苏联大国领导人。

袁腾飞:毛泽东说:“我们准备拿出3亿人来打核战争”,死三亿无所谓,全世界敢这么干的就俩,除了毛泽东,就是本·拉登。反美反苏嘛,本拉登还是先反苏,后反美,敢同时干的就毛泽东!但本拉登同志比毛泽东强在哪?他是真干,毛泽东只敢嚷嚷。

中共外交部长陈毅在记者招待会上指着自己的白头发:“我们等打仗等的头发都白了,这仗怎么还打不起来啊?趁着我们这帮老家伙还在,先打,打完了我们再建设”,外国记者都晕了:“哇,希特勒他也不敢这么说啊”

袁腾飞:中国人当年上街游行的标语“砸烂勃列日涅夫的狗头”,人家在苏联呐,你怎么砸啊?“油炸苏联总理科希金”、“火烧尼克松”,喊口号是最好的发泄爱国热情的方法,真上战场,一个个腿肚子转筋,大小便失禁。

袁腾飞:当年的美中苏三国就是魏蜀吴的关系,美国经济走下坡路,陷于越战泥潭,所以美国要判断两个国家谁对美国的威胁大?当然是苏联!咬的狗不叫,叫的狗不咬,中国那时整天嚷嚷解放全人类,他自己他都解放不了,国内饿死那么多人,他对世界和平不构成威胁,他只对本国人民构成威胁。

袁腾飞:中国外交特爱干讨嘴上便宜的事,比如当年写尼克松访华的邀请函“应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决定邀请他访问中国”,基辛格一看:“这是尼克松邀请尼克松访问中国”,再比如:“应美国总统布什的要求,胡锦涛主席与之通话”···

袁腾飞: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刚下飞机,映入眼帘的是一行大字“打倒美帝国主义”,忘了拆了,来不及了。尼克松在“打倒美帝国主义”几个大字前面检阅三军仪仗队,幸亏他不认识汉字,他要问,翻译肯定跟他说“welcome  to  china”。

袁腾飞:咱们现在最常用的一个词“海峡两岸”是美国人发明的。

袁腾飞:日本当年跟中国建交,咱们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我们放弃了对日的战争赔偿,当时如果索取这个赔偿的话,大概是1800亿美元!毛泽东和周恩来们认为如果我们索要这笔赔偿,这笔钱就会转嫁到日本人民身上,战争是日本军阀发动的,日本人民是很无辜的。咱们中国老是这么认为:人民跟政府是对立的。除了中国,哪的人民跟政府都是一条心,来中国侵略的日本兵是日本贵族子弟吗?没有日本农民、矿工吗?哪一个不是日本人民?但咱们就认为不该要这笔钱。

袁腾飞:中国的外交关系出现重大转折,跟西方国家的关系改善,恰恰是在文革时期。那是因为两方有共同的敌人—苏联,等这个共同敌人一没,中美两国也就掰了,回不到七八十年代的蜜月水平了,掰也掰不到朝鲜战争的水平。

袁腾飞:中美关系三大瓶颈或障碍:贸易问题、人权问题、台湾问题。

袁腾飞:你看胡总、江总、温总啊到美国、欧洲访问,都得带着什么去啊?都得带着钱去,带着支票本,跟那一花几十亿欧元、美元,人家才有空接见你,顾客是上帝嘛。

袁腾飞:中美关系三大障碍之一:人权问题,最简单的,死刑问题。取消死刑是板上钉钉的事,肯定会取消死刑。死刑在西方国家看来,属于“同态报复”。最早的时候,你把我眼睛挖了,法官就判决我把你眼睛挖了,死刑亦属于“同态报复”法。世界上2/3的国家是废除死刑的。美国日本只有一种情况判死刑:就是一级谋杀,即故意杀人。韩国7种罪,印度是4种罪,中国是80种罪适用于死刑。

袁腾飞:我认为除了故意杀伤人命,其他的不应该判死刑,你比如说贪污,贪污真不应该判死刑,你崩了他到痛快了他了。按毛泽东的话讲:“让他为人民生产小米嘛”,你原来日进斗金,一天一千万,现在让你天天掏粪,他最后一脑袋扎进粪坑里了,用不着你判他死刑。

袁腾飞:我认为除了故意杀伤人命,其他的不应该判死刑,你还得看什么样的故意杀伤人命:你比如说咱俩搞对象,你背叛我,我把你掐死,这种人也不应该判死刑,因为谁跟他搞对象他掐死谁,对吧,你别跟他搞对象不就完了嘛,他不会掐不相干的人。那种拦路抢劫,这种人你可以崩了他,所以判死刑的刑种应该减少。

袁腾飞:外国现在攻击中国你为什么坚持那么多判死刑啊?就因为那死刑犯的器官你可以卖,可以移植,当然死刑犯都是签我“自愿”捐献遗体,罪犯也有的有一种悔罪心理,反正我也要死了,把握剌吧剌吧谁需要给谁吧,但是谁需要给谁,你给人家的时候是需要要钱的。

袁腾飞:中国当年猛挖地道、防空洞用来防原子弹,就那玩意儿,手榴弹都防不了。

袁腾飞:197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达到了天文数字:661万人,比朝鲜战争时还多60万,当时全国上下最流行的颜色就是绿军装。国民财富全都浪费在扩军备战当中,就跟现在的北朝鲜一样嘛,先军政治。

袁腾飞:今天世界上谁有能力发动世界大战?这几个有核国家!只要这几个国家不落在丧心病狂的独裁者手中,爆发世界大战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袁腾飞:中国新闻联播头25分钟伟大光荣正确,后5分钟世界各国灾难。

袁腾飞:美国苏联的核武器如果全爆炸的话,地球半年见不着太阳,气温降到零下六十度,所有的生命全部灭绝。核战争没有最后的胜利者,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恐怖的武器,是人类享受了60年的和平。

袁腾飞:法国的军队搞了一个调查,说如果现在爆发世界大战,开展5分钟,法军70%精神崩溃。尤其像中国都是独生子女,像你们这样的送到战场,炮火硝烟,旁边咣一声你哥们脑袋送上天去啦,胳膊腿落你身上,你立刻就疯了。

袁腾飞:那年中非论坛,非洲欠咱100亿美元,咱手一挥,不要了,你要他也没有,完事咱又给他30亿。老黑就这样,大陆给钱就跟大陆建交,台湾给钱就跟台湾建交,这帮人寡廉鲜耻,背信弃义,翻脸比翻书都快,心比脸黑多了那帮人。为什么使劲给他们砸钱,这帮老黑联合国一国一票把中国抬进联合国。

袁腾飞:梵蒂冈跟台湾建交,跟中国大陆不建交是因为条件谈不拢:梵蒂冈认为应该罗马教宗任命主教,咱们坚决不同意,咱们认为主教应该国务院宗教事物管理局任命。实际上,西方谚语说得好:“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宗教是宗教,政治是政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