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的一生,太疯狂了——女生篇!

我的小名叫小美,大名叫大美。

据说我出生的时候是笑着出来的,护士小姐抱我到妇产房转,我笑了一下,不想全房怀男婴的孕妇全部早产,那些男婴刚出来一个头,也不哭,就眨吧着粘涟涟的眼睛滴溜溜的跟着我转,嘴里还叭叽着:美!美!直到我出去后,才听到后面一声接一声的嚎涛大哭。

在我幼年的时候,家里请了一位女大学生来做家教,教了一天,就走了,原因是她在我面前太自卑,从哪以后,她再也不照镜子了,一照就哭。我的童年一直是在家里的,不敢外出,因为有一次我去逛公园,路上的司机,行人都盯着我看,导致八辆车被撞,七人受伤,六个骑自行车掉进阴沟,五人撞着电线杆。

我去过一次公园,第二天,公园里花全部枯萎。那时我不知道什么叫美,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我读书的时候,家里就交给我面纱,让我蒙着脸,我一直读到大学都不曾揭天面纱,大学里有位校花,自尊心特强,一天不小心看到我的面容,一向活泼的她一下子变得郁郁寡欢了几天后不见其踪影,听同学说,她去韩国整容了,校花整容回来,又偷偷看了我的面容,什么也不说默默走开,第二天又去韩国了。

我以为我可以好好的毕业的,不想有天晚自习,我骑自行车回家,在校门口,面纱掉了,被正面的男生看到,只见他睁着大眼,咚的一声倒下了,送到医院已无回天之术了,医生说是因为极度兴奋引起心脏病发,临终前他面带微笑,说了最后三个字:真美呀!

为此我深感内疚,夜晚跑到天桥上大哭,在我揭面纱擦眼泪的时候,不小心被记者拍照,第二天我的相片上报纸,第三天,全城所有有家室的男人都要求离婚,白天,男人们都到我曾站过的天桥上晃悠,晚上就每天扛个被子睡在天桥上。

在此城我已待不下去了,家人决定送我到美国,我在美国参观艺术长廊时,看到蒙娜丽纱的微笑,正在我摘下默镜,准备好好欣赏时,蒙娜丽纱却双手蒙面,从此,名画蒙娜丽纱的微笑没有了,倒又出了另一名画,蒙娜丽纱的忧虑。

我痛苦万分,我恨我自已,我决定回国,到佛祖庙请佛祖赐于我一死,我以真实面目跪在佛祖面前说:佛祖呀,我不是恶人,我只是因为美,却让人,社会,世界产生这么大的罪恶,我现在只想请佛祖赐于我一死。刚说完,抬头看到佛祖的面容竟变得有些拘谨,喏喏的说:你不能死,我不让你死,我要还俗追求你。我惊慌逃走。

我在海边边跑边自问,我真的那么美吗?我不相信,于是我跑到一个酒店里开了间房,在浴房面对镜子,我一件件脱去我衣服,(我长这么大,从末看过自已的身体),我静静的看着我的胴体,即刻我哽住呼吸,心脏缓跳,脑中一片空白,我知道我,我,我就要被自已美死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