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满30请注意!

FeedzShare

via 未满30请注意!.

(如果你未满30岁,或许你应该进来看看这段话,或多或少,对你,总会有点用处,也许泯然一笑,或心有所触,希望能唤醒你心中属于自己的梦.愿狼友们一切顺利.)

1)出国:也许是个机会,也许是个陷阱。除非从考大学的那一个就抱着这个目标,否则,对待出国的态度就应该像对待爱情一样,努力争取,成败随缘。

2)谣言:这是一种传染病,沉默是最好的疫苗。除非你能找出传染源,否则解释恰恰成为病毒传播最理想的条件。

3)存款:这倒不一定是因为我们钱少,年轻人现在谁都知道钱是有生命的,机会这么多,条件这么好,可以拿钱去按揭,做今天的事,花明天的钱;也可以拿钱去投资,去‘充电’。钱只有在它流通的过程中才是钱,否则只是一沓世界上质量最好的废纸。

4) 失恋:不是不在乎,是在乎不起。三十岁前最怕失去的不是已经拥有的东西,而是梦想。爱情如果只是一个过程,那么正是这个年龄应当经历的,如果要承担结果, 三十岁以后,可能会更有能力,更有资格。其实,三十岁前我们要做的事情有很多,稍纵即逝,过早的沉溺在已经干涸的爱情的河床中,与这个年龄的生活节奏不 合。

5)评价:我们最不应该做出的牺牲就是因为别人的评价而改变自我,因为那些对你指手画脚的人自己也不知道他们遵从的原则是什么。千万不要只遵从规矩做事,规矩还在创造之中,要根据自己的判断去做每一件事,虽然这样有些麻烦。

6) 格调:这是小资的东西,“小资”这个词在今天又二度流行,追求格调就是他们的专利。小资们说,有格调要满足四大条件:智慧,素养,自信和金钱。格调就是把 高尚理解成穿着,气质,爱好的品位和室内装潢,也就是大老粗只会表现谈吐的庸俗。“小资”已经有能力庸俗他们的心灵了。主流观念倒不是非要另类,另类已经 成为年轻人的主流了,在今天,老土倒显得另类。关键是当今社会是一个创造观念的时代,而不是一个固守陈旧的时代。

7)浅薄:如果每看一次《泰坦尼克号》就流一次眼泪,每看一次《大话西游》就笑的直不起腰,就会有人笑你浅薄。其实那只能说明你的神经依旧非常敏锐,对哪怕非常弱小的刺激都会做出适当的反应;等你的感觉迟钝了,人们就会说你深沉了。

8)孤独:这是为自由付出的代价。

9)代价:不是不计代价,而是要明白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对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这绝不是一句废话。否则,要到三十岁的时候才会明白自己曾经付出了多少代价,却不明白为什么付出,更不明白自己得到了什么,得到了多少。

10)薪水:只要是给人打工,薪水再高也高不到哪去。所以在三十岁前,机会远比金钱重要,事业远比金钱重要,将来远比金钱重要。对大多数人来说,三十岁干事业的首要目标绝不是赚钱,而是赚未来。

11)时尚:不要追赶时尚。按说年轻人应该是最时尚的,但是独立思考和个性生活更重要。在这个物质社会,其实对时尚的追求早已变为对金钱的追求。今天,时尚是物欲和世俗的同义词。

12)误会:如果出于恶意,那么解释也没有用;如果出于善意,就不用解释。专门说到“误会”倒不是因为一个在三十岁前被人误会的时候更多,而是这个年龄想不开的时候更多。

13)疯狂:这是年轻人最好的心理调适,只能说明你精力旺盛,身心健康。说你“疯狂”是某些生活压抑,心力交瘁的中老年的评价,他们就想一部年久失修的汽车,最需要调适,但只能微调,一次大修就会让他们完全报废。

14)放弃:把握的反面就是放弃,选择了一个机会就等于放弃了其它所有的可能。
当新的机会放在你的面前的时候,敢于放弃已经获得的一切,这不是功亏一篑,也不是半途而废,而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或者什么都不为,只因为喜欢这么做。因为年轻就是最大的机会。人,只有在三十岁前才有这个胆量,才有这个资本,有这个资格。

15)漂泊:漂泊不是一种不幸,是一种资格。趁着没有家室拖累,趁着身体健康,此时不漂何时漂?当然漂泊的不一定是身体,也可能是幻想和梦境。新时代的时尚领袖是飘一代,渴望漂泊的人唯一不飘的是那颗心。

16)失意:包括感情上,事业上的。也许仅仅是今天花了冤枉钱没有买到可心的东西,朋友家高朋满座自己却插不上一句话。过分在意失意的感受不是拿命运的捉弄来捉弄自己,就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17)不适应:在一首摇滚里有这么一句:“这个城市改变了我,这个城市不需要我。”不要盲目地适应你生存的环境,因为很可能这个环境自身已经不适应社会的发展了。

18)压力:中年人能承受多大压力,检验的是他的韧性;
年轻人能承受多大压力,焕发的是他的潜能。

19) 幼稚:不要怕人说我们幼稚,正因为我们还年轻,还充满好奇。“成熟”是个吓人的词儿,也是个害人的词儿。成熟和幼稚是对一个最大而无当,最不负责,最没用 的概括。那些庸人,就不会有人说他们幼稚。不信,到哪天你被生活压得老气横秋,暮气沉沉的时候,人们一定会说你成熟了,你就知道“成熟”是什么东西了。

20)缺陷:也许你个子矮,也许你长的不好看,也许你的嗓音像唐老鸭…那么你的优势就是不会被这些表面的浅薄的亮点所耽搁,少花一些时间,少走一段弯路。直接发现你内在的优势,发掘自己深层的潜能。

21)稳定:三十岁前就在乎稳定的生活,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中了彩票,要么就是你未老先衰了。

22)失败:我的老师曾对我说,一个人起码要在感情上失恋一次,在事业上失败一次,在选择上失误一次,才能长大。不要说失败是成功之母那样的老话,失败来的越早越好,要是三十岁,四十岁之后再经历失败,有些事很可能就来不及了。

23)在乎:这是一种拿不起,放不下的心态,它的背面不是放弃,而是天马行空,自由自在,永远保持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24)错误:这是年轻人的专利,我们就是在错误汲取经验,不断成长。

25)年龄:女孩一过二十五就开始隐瞒自己的年龄,其实大可不必,现在青年期都延长到四十五了,二十五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以鞭策你一辈子的好文章,不看绝对是你的损失!

HP大中华区总裁孙振耀退休感言 :

如果这篇文章没有分享给你,那是我的错。

如果这篇文章分享给你了,你却没有读,继续走弯路的你不要怪我。

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只读了一半你就说没时间了,说明你已经是个“茫”人了。

如果你看完了,你觉得这篇文章只是讲讲大道理,说明你的人生阅历还不够,需要你把这篇文章珍藏,走出去碰几年壁,头破血流后再回来,再读,你就会感叹自己的年少无知。

如果你看完了,觉得很有道理,然后束之高阁,继续走进拥挤的地铁,依然用着自己昨日的观念来思考自己的未来,你的人生也将继续重复着昨日的状况。

如果你看完了,觉得那是一个过来人,对你的人生忠告,并你也愿意用他告诉你的思想去指导自己今后的生活,对你来讲成功不是很难,难的是你是否可以用这篇文章里的思想一直鞭策自己。

如果你看完了,觉得那是一个长辈用他的一生的时间来写的一篇对你忠告的文章,说明你已经有了和他相似的人生阅历,只要你继续努力,成就伟业并不难,难的是你是否可以把自己的人生经验和他人分享呢?

体验决定深度,知识决定广度。你的人生是什么呢?

一、关于工作与生活
我有个有趣的观察,外企公司多的是25-35岁的白领,40岁以上的员工很少,二三十岁的外企员工是意气风发的,但外企公司40岁附近的经理人是很尴 尬的。我见过的40岁附近的外企经理人大多在一直跳槽,最后大多跳到民企,比方说,唐骏。外企员工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公司的成功,并非个人的成功,西门子 的确比国美大,但并不代表西门子中国经理比国美的老板强,甚至可以说差得很远。而进外企的人往往并不能很早理解这一点,把自己的成功90%归功于自己的能 力,实际上,外企公司随便换个中国区总经理并不会给业绩带来什么了不起的影响。好了问题来了,当这些经理人40多岁了,他们的薪资要求变得很高,而他们的 才能其实又不是那么出众,作为外企公司的老板,你会怎么选择?有的是只要不高薪水的,要出位的精明强干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有的是,为什么还要用你?

从上面这个例子,其实可以看到我们的工作轨迹,二三十岁的时候,生活的压力还比较小,身体还比较好,上面的父母身体还好,下面又没有孩子,不用还房 贷,也没有孩子要上大学,当个外企小白领还是很光鲜的,挣得不多也够花了。但是人终归要结婚生子,终归会老,到了40岁,父母老了,要看病要吃药,要有人 看护,自己要还房贷,要过基本体面的生活,要养小孩……那个时候需要挣多少钱才够花才重要。所以,看待工作,眼光要放远一点,一时的谁高谁低并不能说明什么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不太赞成过于关注第一份工作的薪水,更没有必要攀比第一份工作的薪水,这在刚刚出校园的学生中间是很常见的。正常人大概要工作 35年,这好比是一场马拉松比赛,和真正的马拉松比赛不同的是,这次比赛没有职业选手,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要知到,有很多人甚至坚持不到终点,大多数人最后是走到终点的,只有少数人是跑过终点的,因此在刚开始的时候,去抢领先的位置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刚进社会的时候如果进500强公司,大概能拿到3k -6k/月的工资,有些特别技术的人才可能可以到8k/月,可问题是,5年以后拿多少?估计5k-10k了不起了。起点虽然高,但增幅有限,而且,后面的年轻人追赶的压力越来越大。

我前两天问我的一个销售,你会的这些东西一个新人2年就都学会了,但新人所要求的薪水却只是你的一半,到时候,你怎么办?

职业生涯就像一场体育比赛,有初赛、复赛、决赛。初赛的时候大家都刚刚进社会,大多数都是实力一般的人,这时候努力一点认真一点很快就能让人脱 颖而出,于是有的人二十多岁做了经理,有的人迟些也终于赢得了初赛,三十多岁成了经理。然后是复赛,能参加复赛的都是赢得初赛的,每个人都有些能耐,在聪 明才智上都不成问题,这个时候再想要胜出就不那么容易了,单靠一点点努力和认真还不够,要有很强的坚忍精神,要懂得靠团队的力量,要懂得收服人心,要有长远的眼光……

看上去赢得复赛并不容易,但,还不是那么难。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律就是给人一点成功的同时让人骄傲自满,刚刚赢得初赛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赢得的仅 仅是初赛,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大多数人都会骄傲自满起来,认为自己已经懂得了全部,不需要再努力再学习了,他们会认为之所以不能再进一步已经不是自己的原 因了。虽然他们仍然不好对付,但是他们没有耐性,没有容人的度量,更没有清晰长远的目光。就像一只愤怒的斗牛,虽然猛烈,最终是会败的,而赢得复赛的人则 象斗牛士一样,不急不躁,跟随着自己的节拍,慢慢耗尽对手的耐心和体力。赢得了复赛以后,大约已经是一位很了不起的职业经理人了,当上了中小公司的总经 理,大公司的副总经理,主管着每年几千万乃至几亿的生意。

最终的决赛来了,说实话我自己都还没有赢得决赛,因此对于决赛的决胜因素也只能凭自己的猜测而已,这个时候的输赢或许就像武侠小说里写得那样,大家都是高手,只能等待对方犯错了, 要想轻易击败对手是不可能的,除了使上浑身解数,还需要一点运气和时间。世界的规律依然发挥着作用,赢得复赛的人已经不只是骄傲自满了,他们往往刚愎自 用,听不进去别人的话,有些人的脾气变得暴躁,心情变得浮躁,身体变得糟糕,他们最大的敌人就是他们自己,在决赛中要做的只是不被自己击败,等着别人被自 己击败。这和体育比赛是一样的,最后高手之间的比赛,就看谁失误少谁就赢得了决赛。

二、根源

你工作快乐么?你的工作好么?

有没有觉得干了一段时间以后工作很不开心?有没有觉得自己入错了行?有没有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有没有觉得工作像一团乱麻每天上班都是 一种痛苦?有没有很想换个工作?有没有觉得其实现在的公司并没有当初想象得那么好?有没有觉得这份工作是当初因为生存压力而找的,实在不适合自己?你从工 作中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了么?你每天开心么?
天涯上愤怒的人很多,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不快乐?你为什么愤怒?

其实,你不快乐的根源,是因为你不知道要什么!你不知道要什么,所以你不知道去追求什么,你不知道追求什么,所以你什么也得不到。

我总觉得,职业生涯首先要关注的是自己,自己想要什么?大多数人大概没想过这个问题,唯一的想法只是——我想要一份工作,我想要一份不错的薪 水,我知道所有人对于薪水的渴望,可是,你想每隔几年重来一次找工作的过程么?你想每年都在这种对于工作和薪水的焦急不安中度过么?不想的话,就好好想清 楚。饮鸩止渴,不能因为口渴就拼命喝毒药。越是焦急,越是觉得自己需要一份工作,越饥不择食,越想不清楚,越容易失败,你的经历越来越差,下一份工作的人 看着你的简历就皱眉头。于是你越喝越渴,越渴越喝,陷入恶性循环。最终只能哀叹世事不公或者生不逢时,只能到天涯上来发泄一把,在失败者的共鸣当中寻求一 点心理平衡罢了。大多数人都有生存压力,我也是,有生存压力就会有很多焦虑,积极的人会从焦虑中得到动力,而消极的人则会因为焦虑而迷失方向。所有人都必 须在压力下做出选择,这就是世道,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

一般我们处理的事情分为重要的事情和紧急的事情,如果不做重要的事情就会常常去做紧急的事情。比如锻炼身体保持健康是重要的事情,而看病则是紧 急的事情。如果不锻炼身体保持健康,就会常常为了病痛烦恼。又比如防火是重要的事情,而救火是紧急的事情,如果不注意防火,就要常常救火。找工作也是如 此,想好自己究竟要什么是重要的事情,找工作是紧急的事情,如果不想好,就会常常要找工作。往往紧急的事情给人的压力比较大,迫使人们去赶紧做,相对来说 重要的事情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大多数人做事情都是以压力为导向的,压力之下,总觉得非要先做紧急的事情,结果就是永远到处救火,永远没有停歇的时 候。(很多人的工作也像是救火队一样忙碌痛苦,也是因为工作中没有做好重要的事情。)那些说自己活在水深火热为了生存顾不上那么多的朋友,今天找工作困难 是当初你们没有做重要的事情,是结果不是原因。如果今天你们还是因为急于要找一份工作而不去思考,那么或许将来要继续承受痛苦找工作的结果。

我始终觉得我要说的话题,沉重了点,需要很多思考,远比唐笑打武警的话题来的枯燥乏味,但是,天下没有轻松的成功,成功,要付代价。请先忘记一切的生存压力,想想这辈子你最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最要紧的事情,先想好自己想要什么。

三、什么是好工作

当初微软有个唐骏,很多大学里的年轻人觉得这才是他们向往的职业生涯,我在清华bbs里发的帖子被这些学子们所不屑,那个时候学生们只想出国或 者去外企,不过如今看来,我还是对的,唐骏去了盛大,陈天桥创立的盛大,一家民营公司。一个高学历的海归在500强的公司里拿高薪水,这大约是很多年轻人 的梦想,问题是,每年毕业的大学生都在做这个梦,好的职位却只有500个。

人都是要面子的,也是喜欢攀比的,即使在工作上也喜欢攀比,不管那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大家认为外企公司很好,可是好在哪里呢?好吧,他们在比较 好的写字楼,这是你想要的么?他们出差住比较好的酒店,这是你想要的么?别人会羡慕一份外企公司的工作,这是你想要的么?那一切都是给别人看的,你干吗要 活得那么辛苦给别人看?另一方面,他们薪水福利一般,并没有特别了不起,他们的晋升机会比较少,很难做到很高阶的主管,他们虽然厌恶常常加班,却不敢不加 班,因为“你不干有得是人干”,大部分情况下会找个台湾人香港人新加坡人来管你,而这些人又往往有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你想清楚了么?500强一定好么? 找工作究竟是考虑你想要什么,还是考虑别人想看什么?

我的大学同学们大多数都到美国了,甚至毕业这么多年了,还有人最近到国外去了。出国真的有那么好么?我的大学同学们,大多数还是在博士、博士 后、访问学者地挣扎着,至今只有一个正经在一个美国大学里拿到个正式的教职。国内的教授很难当么?我有几个表亲也去了国外了,他们的父母独自在国内,没有 人照顾,有好几次人在家里昏倒都没人知道,出国,真的这么光彩么?就像有人说的“很多事情就像看A片,看的人觉得很爽,做的人未必。”

人总想找到那个最好的,可是,什么是最好的?你觉得是最好的那个,是因为你的确了解,还是因为别人说他是最好的?即使他对于别人是最好的,对于你也一定是最好的么?

对于自己想要什么,自己要最清楚,别人的意见并不是那么重要。很多人总是常常被别人的意见所影响,亲戚的意见,朋友的意见,同事的意见……问题是,你究竟是要过谁的一生?人的一生不是父母一生的续集,也不是儿女一生的前传,更不是朋友一生的外篇,只有你自己对自己的一生负责,别人无法也负不起这个责任。自己做的决定,至少到最后,自己没什么可后悔。对于大多数正常智力的人来说,所做的决定没有大的对错,无论怎么样的选择,都是可以尝试的。比如你没有考自己上的那个学校,没有入现在这个行业,这辈子就过不下去了?就会很失败?不见得。

我想,好工作,应该是适合你的工作,具体点说,应该是能给你带来你想要的东西的工作,你或许应该以此来衡量你的工作究竟好不好,而不是拿公司的 大小,规模,外企还是国企,是不是有名,是不是上市公司来衡量。小公司,未必不是好公司,赚钱多的工作,也未必是好工作。你还是要先弄清楚你想要什么,如 果你不清楚你想要什么,你就永远也不会找到好工作,因为你永远只看到你得不到的东西,你得到的,都是你不想要的。

可能,最好的,已经在你的身边,只是,你还没有学会珍惜。人们总是盯着得不到的东西,而忽视了那些已经得到的东西。

四、普通人

我发现中国人的励志和国外的励志存在非常大的不同,中国的励志比较鼓励人立下大志愿,卧薪尝胆,有朝一日成富成贵。而国外的励志比较鼓励人勇敢 面对现实生活,面对普通人的困境,虽然结果也是成富成贵,但起点不一样,相对来说,我觉得后者在操作上更现实,而前者则需要用999个失败者来堆砌一个成 功者的故事。

我们都是普通人,普通人的意思就是,概率这件事是很准的。因此,我们不会买彩票中500万,我们不会成为比尔盖茨或者李嘉诚,我们不会坐飞机掉下来,我们当中很少的人会创业成功,我们之中有30%的人会离婚,我们之中大部分人会活过65岁……

所以请你在想自己要什么的时候,要得“现实”一点,你说我想要做李嘉诚,抱歉,我帮不上你。成为比尔盖茨或者李嘉诚这种人,是靠命的,看我写的 这篇文章绝对不会让你成为他们,即使你成为了他们,也绝对不是我这篇文章的功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真正当皇帝的只有一个人,王侯将相,人也不多。目 标定得高些对于喜欢挑战的人来说有好处,但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反而比较容易灰心沮丧,很容易就放弃了。

回过头来说,李嘉诚比你有钱大致50万倍,他比你更快乐么?或许。有没有比你快乐50万倍,一定没有。他比你最多也就快乐一两倍,甚至有可能还 不如你快乐。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是和别人比赛,比谁要得更多更高,比谁的目标更远大。虽然成为李嘉诚这个目标很宏大,但你并不见得会从这个目标以及追求 目标的过程当中获得快乐,而且基本上你也做不到。你必须听听你内心的声音,寻找真正能够使你获得快乐的东西,那才是你想要的东西。

你想要的东西,或者我们把它称之为目标,目标其实并没有高低之分,你不需要因为自己的目标没有别人远大而不好意思,达到自己的目标其实就是成 功,成功有大有小,快乐却是一样的。我们追逐成功,其实追逐的是成功带来的快乐,而非成功本身。职业生涯的道路上,我们常常会被攀比的心态蒙住眼睛,忘记 了追求的究竟是什么,忘记了是什么能使我们更快乐。

社会上一夜暴富的新闻很多,这些消息,总会在我们的心里面掀起很多涟漪,涟漪多了就变成惊涛骇浪,心里的惊涛骇浪除了打翻承载你目标的小船,并 不会使得你也一夜暴富。“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揍。”我们这些普通人既没有当贼的勇气,又缺乏当贼的狠辣绝决,虽然羡慕吃肉,却更害怕挨揍,偶尔看到几个 没挨揍的贼就按奈不住,或者心思活动,或者大感不公,真要叫去做贼,却也不敢。

我还是过普通人的日子,要普通人的快乐,至少,晚上睡得着觉。

五、跳槽与积累

首先要说明,工作是一件需要理智的事情,所以不要在工作上耍个性,天涯上或许会有人觉得你很有个性而叫好,煤气公司电话公司不会因为觉得你很有 个性而免了你的帐单。当你很帅地炒掉了你的老板,当你很酷地挖苦了一番招聘的HR,账单还是要照付,只是你赚钱的时间更少了,除了你自己,没人受损失。

我并不反对跳槽,但跳槽决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频繁跳槽的后果是让人觉得没有忠诚度可言,而且不能安心工作。现在很多人从网上找工作,很多 找工作的网站常常给人出些馊主意,要知道他们是盈利性企业,当然要从自身盈利的角度来考虑,大家越是频繁跳槽频繁找工作他们越是生意兴隆,所以鼓动人们跳 槽是他们的工作。所以他们会常常告诉你,你拿的薪水少了,你享受的福利待遇差了,又是“薪情快报”又是“赞叹自由奔放的灵魂”。至于是否会因此让你不能安 心,你跳了槽是否解决问题,是否更加开心,那个,他们管不着。

要跳槽肯定是有问题,一般来说问题发生了,躲是躲不开的,很多人跳槽是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不开心,如果这种不开心,在现在这个公司不能解决,那 么在下一个公司多半也解决不掉。你必须相信,90%的情况下,你所在的公司并没有那么烂,你认为不错的公司也没有那么好。就像围城里说的,“城里的人拼命 想冲出来,而城外的人拼命想冲进去。”每个公司都有每个公司的问题,没有问题的公司是不存在的。换个环境你都不知道会碰到什么问题,与其如此,不如就在当下把问题解决掉。很多问题当你真的想要去解决的时候,或许并没有那么难。有的时候你觉得问题无法解决,事实上,那只是“你觉得”。
人生的曲线应该是曲折向上的,偶尔会遇到低谷但大趋势总归是曲折向上的,而不是象脉冲波一样每每回到起点,我见过不少面试者,30多岁了,四五份工作 经历,每次多则3年,少则1年,30多岁的时候回到起点从一个初级职位开始干起,拿基本初级的薪水,和20多岁的年轻人一起竞争,不觉得有点辛苦么?这种 日子好过么?

本靠的就是积累,这种积累包括人际关系,经验,人脉,口碑……如果常常更换行业,代表几年的积累付之东流,一切从头开始,如 果换了两次行业,35岁的时候大概只有5年以下的积累,而一个没有换过行业的人至少有了10年的积累,谁会占优势?工作到2-3年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工作 不顺利,好像到了一个瓶颈,心情烦闷,就想辞职,乃至换一个行业,觉得这样所有一切烦恼都可以抛开,会好很多。其实这样做只是让你从头开始,到了时候还是 会发生和原来行业一样的困难,熬过去就向上跨了一大步,要知道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过程每个人的职业生涯中都会碰到几个瓶颈,你熬过去了而别人没有熬过去你就领先了跑 长跑的人会知道,开始的时候很轻松,但是很快会有第一次的难受,但过了这一段又能跑很长一段,接下来会碰到第二次的难受,坚持过了以后又能跑一段,如此往 复,难受一次比一次厉害,直到坚持不下去了。大多数人第一次就坚持不了了,一些人能坚持到第二次,第三次虽然大家都坚持不住了,可是跑到这里的人也没几个 了,这点资本足够你安稳活这一辈子了。

一份工作到两三年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变成熟手,这个时候往往会陷入不断的重复,有很多人会觉得厌倦,有些人会觉得自己已经搞懂了一切,从而懒 得去寻求进步了。很多时候的跳槽是因为觉得失去兴趣了,觉得自己已经完成比赛了。其实这个时候比赛才刚刚开始,工作两三年的人,无论是客户关系,人脉,手 下,和领导的关系,在业内的名气……还都是远远不够的,但稍有成绩的人总是会自我感觉良好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跟客户关系铁得要命,觉得自己在业界的口碑 好得很。其实可以肯定地说,一定不是,这个时候,还是要拿出前两年的干劲来,稳扎稳打,积累才刚刚开始。

你足够了解你的客户吗?你知道他最大的烦恼是什么吗?你足够了解你的老板么?你知道他最大的烦恼是什么吗?你足够了解你的手下么?你知道他最大 的烦恼是什么吗?如果你不知道,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已经积累够了?如果你都不了解,你怎么能让他们帮你的忙,做你想让他们做的事情?如果他们不做你想让他们 做的事情,你又何来的成功?

六、等待

这是个浮躁的人们最不喜欢的话题,本来不想说这个话题,因为会引起太多的争论,而我又无意和人争论这些,但是考虑到对于职业生涯的长久规划,这是一个躲避不了的话题,还是决定写一写,不爱看的请离开吧。

并不是每次穿红灯都会被汽车撞,并不是每个罪犯都会被抓到,并不是每个错误都会被惩罚,并不是每个贪官都会被枪毙,并不是你的每一份努力都会得 到回报,并不是你的每一次坚持都会有人看到,并不是你每一点付出都能得到公正的回报,并不是你的每一个善意都能被理解……这个,就是世道。好吧,世道不够 好,可是,你有推翻世道的勇气么?如果没有,你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么?有很多时候,人需要一点耐心,一点信心。每个人总会轮到几次不公平的事情,而通常,安心等待是最好的办法。

有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等待,需要耐得住寂寞,等待属于你的那一刻周 润发等待过,刘德华等待过,周星驰等待过,王菲等待过,张艺谋也等待过……看到了他们如今的功成名就的人,你可曾看到当初他们的等待和耐心?你可曾看到金 马奖影帝在街边摆地摊?你可曾看到德云社一群人在剧场里给一位观众说相声?你可曾看到周星驰的角色甚至连一句台词都没有?每一个成功者都有一段低沉苦闷的 日子,我几乎能想象得出来他们借酒浇愁的样子,我也能想象得出他们为了生存而挣扎的窘迫。在他们一生最中灿烂美好的日子里,他们渴望成功,但却两手空空, 一如现在的你。没有人保证他们将来一定会成功,而他们的选择是耐住寂寞。如果当时的他们总念叨着“成功只是属于特权阶级的”,你觉得他们今天会怎样?

曾经我也不明白有些人为什么并不比我有能力却要坐在我的头上,年纪比我大就一定要当我的领导么?为什么有些烂人不需要努力就能赚钱?为什么刚刚 改革开放的时候的人能那么容易赚钱,而轮到我们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要正规化了?有一天我突然想,我还在上学的时候他们就在社会里挣扎奋斗了,他们在社会上 奋斗积累了十几二十年,我们新人来了,他们有的我都想要,我这不是在要公平,我这是在要抢劫。因为我要得太急,因为我忍不住寂寞。二十多岁的男人,没有 钱,没有事业,却有蓬勃的欲望。

人总是会遇到挫折的,人总是会有低潮的,人总是会有不被人理解的时候的,人总是有要低声下气的时候,这些时候恰恰是人生最关键的时候,因为大家都会碰到挫折,而大多数人过不了这个门槛,你能过,你就成功了在这样的时刻,我们需要耐心等待,满怀信心地去等待,相信,生活不会放弃你,机会总会来的。至 少,你还年轻,你没有坐牢,没有生治不了的病,没有欠还不起的债。比你不幸的人远远多过比你幸运的人,你还怕什么?路要一步步走,虽然到达终点的那一步很 激动人心,但大部分的脚步是平凡甚至枯燥的,但没有这些脚步,或者耐不住这些平凡枯燥,你终归是无法迎来最后的那些激动人心。

逆境,是上帝帮你淘汰竞争者的地方要知道,你不好受,别人也不好受,你坚持不下去了,别人也一样,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你坚持不住了,那只能让别人获得坚持的信心,让竞争者看着你微笑的面孔,失去信心,退出比赛。胜利属于那些有耐心的人。

在最绝望的时候,我会去看电影《The Pursuit of Happyness》《Jerry Maguire》,让自己重新鼓起勇气,因为,无论什么时候,我们总还是有希望。当所有的人离开的时候,我不失去希望,我不放弃。每天下班坐在车里,我喜 欢哼着《隐形的翅膀》看着窗外,我知道,我在静静等待,等待属于我的那一刻。

七、入对行跟对人

在中国,大概很少有人是一份职业做到底的,虽然如此,第一份工作还是有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有两件事情格外重要,第一件是入行,第二件事情是跟 人。第一份工作对人最大的影响就是入行,现代的职业分工已经很细,我们基本上只能在一个行业里成为专家,不可能在多个行业里成为专家。很多案例也证明即使 一个人在一个行业非常成功,到另外一个行业,往往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情,“你想改变世界,还是想卖一辈子汽水?”是乔布斯邀请百事可乐总裁约翰·斯考利加盟 苹果时所说的话,结果这位在百事非常成功的约翰,到了苹果表现平平。其实没有哪个行业特别好,也没有哪个行业特别差,或许有报道说哪个行业的平均薪资比较 高,但是他们没说的是,那个行业的平均压力也比较大。看上去很美的行业一旦进入才发现很多地方其实并不那么完美,只是外人看不见。
说实话,我自己都没有发大财,所以我的建议只是让人快乐工作的建议,不是如何发大财的建议,我们只讨论一般普通打工者的情况。我认为选择什么行业并没 有太大关系,看问题不能只看眼前。比如,从前年开始,国家开始整顿医疗行业,很多医药公司开不下去,很多医药行业的销售开始转行。其实医药行业的不景气是 针对所有公司的,并非针对一家公司,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这个时候跑掉是非常不划算的,大多数正规的医药公司即使不做新生意撑个两三年总是能撑的,大多数 医药销售靠工资撑个两三年也是可以撑的,国家不可能永远捏着医药行业不放的,两三年以后光景总归还会好起来的,那个时候别人都跑了而你没跑,那时的日子应 该会好过很多。有的时候觉得自己这个行业不行了,问题是,再不行的行业,做得人少了也变成了好行业,当大家都觉得不好的时候,往往却是最好的时候。大家都 觉得金融行业好,金融行业门槛高不说,有多少人削尖脑袋要钻进去,竞争激励,进去以后还要时时提防,一个疏忽,就被后来的人给挤掉了,压力巨大,又如何谈 得上快乐?也就未必是“好”工作了。

太阳能这个东西至今还不能进入实际应用的阶段,但是中国已经有7家和太阳能有关的公司在纽交所上市了,国美苏宁永乐其实是贸易型企业,也能上 市,鲁泰纺织连续10年利润增长超过50%,卖茶的一茶一座,卖衣服的海澜之家都能上市……其实选什么行业真的不重要,关键是怎么做。事情都是人做出来 的,关键是人。

有一点是需要记住的,这个世界上,有史以来直到我们能够预见得到的未来,成功的人总是少数,有钱的人总是少数,大多数人是一般的,普通的,不太 成功的。因此,大多数人的做法和看法,往往都不是距离成功最近的做法和看法。因此大多数人说好的东西不见得好,大多数人说不好的东西不见得不好。大多数人 都去炒股的时候说明跌只是时间问题,大家越是热情高涨的时候,跌的日子越近。大多数人买房子的时候,房价不会涨,而房价涨的差不多的时候,大多数人才开始 买房子。不会有这样一件事情让大家都变成功,发了财,历史上不曾有过,将来也不会发生。有些东西即使一时运气好得到了,还是会在别的时候别的地方失去的。

年轻人在职业生涯的刚开始,尤其要注意的是,要做对的事情,不要让自己今后几十年的人生总是提心吊胆,更不值得为了一份工作赔上自己的青春年 华。我的公司是个不行贿的公司,以前很多人不理解,甚至自己的员工也不理解,不过如今,我们是同行中最大的企业,客户乐意和我们打交道,尤其是在国家打击 腐败的时候,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做生意不给钱的名声,都敢于和我们做生意。而勇于给钱的公司,不是倒了,就是跑了,要不就是每天睡不好觉,人还是要看长远一 点。很多时候,看起来最近的路,其实是最远的路,看起来最远的路,其实是最近的路。

跟对人是说,入行后要跟个好领导好老师,刚进社会的人做事情往往没有经验,需要有人言传身教。对于一个人的发展来说,一个好领导是非常重要的。所谓“好”的标准,不是他让你少干活多拿钱,而是以下三个。

首先,好领导要有宽广的心胸,如果一个领导每天都会发脾气,那几乎可以肯定他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能发脾气的时候却 不发脾气的领导,多半是非常厉害的领导。中国人当领导最大的毛病是容忍不了能力比自己强的人,所以常常可以看到的一个现象是,领导很有能力,手下一群庸才 或者手下一群闲人。如果看到这样的环境,还是不要去的好。

其次,领导要愿意从下属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这一点其实是从面试的时候就能发现的,如果这位领导总是从自己的角度来考 虑问题,几乎不听你说什么,这就危险了。从下属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并不代表同意下属的说法,但他必须了解下属的立场,下属为什么要这么想,然后他才有办法说 服你,只关心自己怎么想的领导往往难以获得下属的信服。

第三,领导敢于承担责任,如果出了问题就把责任往下推,有了功劳就往自己身上揽,这样的领导不跟也罢。选择领导,要选择关键时刻能抗得住的领导,能够为下属的错误买单的领导,因为这是他作为领导的责任。
有可能,你碰不到好领导,因为,中国的领导往往是屁股决定脑袋的领导,因为他坐领导的位置,所以他的话就比较有道理,这是传统观念官本位的误区,可能 有大量的这种无知无能的领导,只是,这对于你其实是好事,如果将来有一天你要超过他,你希望他比较聪明还是比较笨?相对来说这样的领导其实不难搞定,只是 你要把自己的身段放下来而已。多认识一些人,多和比自己强的人打交道,同样能找到好的老师,不要和一群同样郁闷的人一起控诉社会,控诉老板,这帮不上你,只会让你更消极。和那些比你强的人打交道,看他们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学习他们,然后跟更强的人打交道。

八、选择

我们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其实是选择,因此在谈职业生涯的时候不得不提到这个话题。

我始终认为,在很大的范围内,我们究竟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决定权在我们自己,每天我们都在做各种各样的选择,我可以不去写这篇文章,去别人 的帖子拍拍砖头,也可以写下这些文字,帮助别人的同时也整理自己的思路,我可以多注意下格式让别人易于阅读,也可以写成一堆,我可以就这样发上来,也可以 在发以前再看几遍,你可以选择不刮胡子就去面试,也可以选择出门前照照镜子……每天,每一刻我们都在做这样那样的决定,我们可以漫不经心,也可以多花些心 思,成千上万的小选择累计起来,就决定了最终我们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未来不是别人给的,是我们自己选择的,很多人会说我命苦啊,没得选择阿,如果你认为“去微软还是去IBM”“上清华还是 上北大”“当销售副总还是当厂长”这种才叫选择的话,的确你没有什么选择,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选择。但每天你都可以选择是否为客户服务更周到一些,是否对 同事更耐心一些,是否把工作做得更细致一些,是否把情况了解得更清楚一些,是否把不清楚的问题再弄清楚一些……你也可以选择在是否在痛苦中继续坚持,是否 抛弃掉自己的那些负面的想法,是否原谅一个人的错误,是否相信我在这里写下的这些话,是否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生活每天都在给你选择的机会,每天都在给你改变自己人生的机会, 你可以选择赖在地上撒泼打滚,也可以选择咬牙站起来。你永远都有选择。有些选择不是立杆见影的,需要累积,比如农民可以选择自己常常去浇地,也可以选择让 老天去浇地,诚然你今天浇水下去苗不见得今天马上就长出来,但常常浇水,大部分苗终究会长出来的,如果你不浇,收成一定很糟糕。

每天生活都在给你机会,他不会给你一叠现金也不会拱手送你个好工作,但实际上,他还是在给你机会。我的家庭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没有任何了不起的 社会关系,我的父亲在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配到了边疆,那个小县城只有一条马路,他们那一代人其实比我们更有理由抱怨,他们什么也没得到,年轻的时候文化大 革命,书都没得读,支援边疆插队落户,等到老了,却要给年轻人机会了。他有足够的理由象成千上万那样的青年一样坐在那里抱怨生不逢时,怨气冲天。然而在分 配到边疆的十年之后,国家恢复招研究生,他考回了原来的学校。研究生毕业,他被分配到了安徽一家小单位里,又是3年以后,国家第一届招收博士生,他又考回 了原来的学校,成为中国第一代博士,那时的他比现在的我年纪还大。生活并没有放弃他,他也没有放弃生活。10年的等待,他做了他自己的选择,他没有放弃, 他没有破罐子破摔,所以时机到来的时候,他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你最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决定在你的每个小小的选择之间。
你选择相信什么?你选择和谁交朋友?你选择做什么?你选择怎么做?……我们面临太多的选择,而这些选择当中,意识形态层面的选择又远比客观条件的选择 来得重要得多,比如选择做什么产品其实并不那么重要,而选择怎么做才重要。选择用什么人并不重要,而选择怎么带这些人才重要。大多数时候选择客观条件并不 要紧,大多数关于客观条件的选择并没有对错之分,要紧的是选择怎么做。一个大学生毕业了,他要去微软也好,他要卖猪肉也好,他要创业也好,他要做游戏代练 也好,只要不犯法,不害人,都没有什么关系,要紧的是,选择了以后,怎么把事情做好

除了这些,你还可以选择时间和环境,比如,你可以选择把这辈子最大的困难放在最有体力最有精力的时候,也可以走一步看一步,等到了40岁再说, 只是到了40多岁,那正是一辈子最脆弱的时候,上有老下有小,如果在那个时候碰上了职业危机,实在是一件很苦恼的事情。与其如此不如在20多岁30多岁的 时候吃点苦,好让自己脆弱的时候活得从容一些。你可以选择在温室里成长,也可以选择到野外磨砺,你可以选择在办公室吹冷气的工作,也可以选择40度的酷热 下,去见你的客户,只是,这一切最终会累积起来,引导你到你应得的未来。

我不敢说所有的事情你都有得选择,但是绝大部分事情你有选择,只是往往你不把这当作一种选择。认真对待每一次选择,才会有比较好的未来。

九、选择职业

职业的选择,总的来说,无非就是销售、市场、客服、物流、行政、人事、财务、技术、管理几个大类,有个有趣的现象就是,500强的CEO当中最 多的是销售出身,第二多的人是财务出身,这两者加起来大概超过95%。现代IT行业也有技术出身成为老板的,但实际上,后来他们还是从事了很多销售和市场 的工作,并且表现出色,公司才获得了成功,完全靠技术能力成为公司老板的,几乎没有。这是有原因的,因为销售就是一门跟人打交道的学问,而管理其实也是跟 人打交道的学问,这两者之中有很多相通的东西,他们的共同目标就是“让别人去做某件特定的事情。”而财务则是从数字的层面了解生意的本质,从宏观上看待生 意的本质,对于一个生意是否挣钱,是否可以正常运作有着最深刻的认识。

公司小的时候是销售主导公司,而公司大的时候是财务主导公司,销售的局限性在于只看人情不看数字,财务的局限性在于只看数字不看人情。公司初 期,运营成本低,有订单就活得下去,跟客户也没有什么谈判的条件,别人肯给生意做已经谢天谢地了,这个时候订单压倒一切,客户的要求压倒一切,所以当然要 顾人情。公司大了以后,一切都要规范化,免得因为不规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风险,同时运营成本也变高,必须提高利润率,把有限的资金放到最有产出的地方。对 于上市公司来说,股东才不管你客户是不是最近出国,最近是不是那个省又在搞严打,到了时候就要把业绩拿出来,拿不出来就抛股票,这个时候就是数字压倒一 切。

前两天听到有人说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开始的时候我们想“能做什么?”,等到公司做大了有规模了,我们想“不能做什么。”很多人在工作中觉得为什么领导这么保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错过很多机会。很多时候是因为,你还年轻,你想的是“能做什么”,而作为公司领导要考虑的方面很多,他比较关心“不能做什么”。
我并非鼓吹大家都去做销售或者财务,究竟选择什么样的职业,和你究竟要选择什么样的人生有关系,有些人就喜欢下班按时回家,看看书听听音乐,那也挺 好,但就不适合找个销售的工作了,否则会是折磨自己。有些人就喜欢出风头,喜欢成为一群人的中心,如果选择做财务工作,大概也干不久,因为一般老板不喜欢 财务太积极,也不喜欢财务话太多。先想好自己要过怎样的人生,再决定要找什么样的职业。有很多的不快乐,其实是源自不满足,而不满足,很多时候是源自于心不定,而心不定则是因为不清楚究竟自己要什么,不清楚要什么的结果就是什么都想要,结果什么都没得到。

我想,我们还是因为生活而工作,不是因为工作而生活,生活是最要紧的,工作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我总是觉得生活的各方方面都是相互影响的,如果 生活本身一团乱麻,工作也不会顺利。所以要有娱乐、要有社交、要锻炼身体,要有和睦的家庭……最要紧的,要开心,我的两个销售找我聊天,一肚子苦水,我问 他们,2年以前,你什么都没有,工资不高,没有客户关系,没有业绩,处于被开的边缘,现在的你比那时条件好了很多,为什么现在却更加不开心了?如果你做得 越好越不开心,那你为什么还要工作?首先的首先,人还是要让自己高兴起来,让自己心态好起来,这种发自内心的改变会让你更有耐心,更有信心,更有气质,更 能包容……否则,看看镜子里的你,你满意么?

有人会说,你说得容易,我每天加班,不加班老板就会把我炒掉,每天累得要死,哪有时间娱乐、社交、锻炼?那是人们把目标设定太高的缘故,如果你 还在动不动就会被老板炒掉的边缘,那么你当然不能设立太高的目标,难道你还想每天去打高尔夫?你没时间去健身房锻炼身体,但是上下班的时候多走几步可以 吧,有楼梯的时候走走楼梯不走电梯可以吧?办公的间隙扭扭脖子拉拉肩膀做做俯卧撑可以吧?谁规定锻炼就一定要拿出每天2个小时去健身房?你没时间社交,每 月参加郊游一次可以吧,周末去参加个什么音乐班,绘画班之类的可以吧,去尝试认识一些同行,和他们找机会交流交流可以吧?开始的时候总是有些难的,但迈出 这一步就会向良性循环的方向发展。而每天工作得很苦闷,剩下的时间用来咀嚼苦闷,只会陷入恶性循环,让生活更加糟糕。

You Don’t Need Math Skills To Be A Good Developer But You Do Need Them To Be A Great One

 

by Alan Skorkin on March 24, 2010

A little while ago I started thinking about math. You see, I’ve been writing software for quite a few years now and to be totally honest, I haven’t yet found a need for math in my work. There has been plenty of new stuff I’ve had to learn/master, languages, frameworks, tools, processes, communication skills and library upon library of stuff to do just about anything you can think of; math hasn’t been useful for any of it. Of course this is not surprising,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 work I’ve been doing has been CRUD in one form or another, that’s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 work most developers do in these interweb times of ours. You do consulting – you mostly build websites, you work for a large corporates – mostly build websites, you freelance – you mostly build websites. I am well aware that I am generalising quite a bit, but do bear with me, I am going somewhere.

Eventually you get a little tired of it, as I did. Don’t get me wrong it can be fun and challenging work, providing opportunities to solve problems and interact with interesting people – I am happy to do it during work hours. But the thought of building yet more websites in my personal time has somewhat lost its luster – you begin to look for something more interesting/cool/fun, as – once again – I did. Some people gravitate to front-end technologies and graphical things – visual feedback is seductive – I was not one of them (I love a nice front-end as much as the next guy, but it doesn’t really excite me), which is why, when I was confronted with some search-related problems I decided to dig a little further. And this brings me back to the start of this story because as soon as I grabbed the first metaphorical shovel-full of search, I ran smack-bang into some math and realized exactly just how far my skills have deteriorated. Unlike riding a bike – you certainly do forget (although I haven’t ridden a bike in years so maybe you forget that too 🙂).

Broadening Horizons

Learning a little bit about search exposed me to all sorts of interesting software-y and computer science-y related things/problems (machine learning, 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algorithm analysis etc.) and now everywhere I turn I see math and so feel my lack of skills all the more keenly. I’ve come to the realization that you need a decent level of math skill if you want to do cool and interesting things with computers. Here are some more in addition to the ones I already mentioned – cryptography, games AI, compression, genetic algorithms, 3d graphics etc. You need math to understand the theory behind these fields which you can then apply if you want to write those libraries and tools that I was talking about – rather than just use them (be a producer rather than just a consumer – to borrow an OS metaphor 🙂). And even if you don’t want to write any libraries, it makes for a much more satisfying time building software, when you really understand what makes things tick, rather than just plugging them in and hoping they do whatever the hell they’re supposed to.

The majority of developers will tell you that they’ve never needed math for their work (like I did a couple of paragraphs above 🙂), but after musing on it for a while, I had a though. What we might have here is a reverse Maslow’s hammer problem. You know the one – when you have a hammer, everything looks like a nail. It is a metaphor for using a favourite tool even when it may not be best for the job at hand. Math is our hammer in reverse. We know the hammer exists but don’t quite know how to use it, so even when we meet a problem where our hammer would be the perfect tool, we never give it serious consideration. The screwdriver was good enough for my granddaddy, it was good enough for my daddy and it is good enough for me, who needs a hammer anyway? The trick with math is – people are afraid of it – even most programmers, you’d think we wouldn’t be, but we are. So, we turn our words into a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It’s not that I don’t need math for my work it’s just that I don’t really know it and even if I do, I don’t know how to apply it. So I get by without it and when you make-do without something for long enough, after a while you don’t even notice it’s missing and so need it even less –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Here is some food for thought about something close to all our hearts – learning new skills. As a developer in the corporate world, you strive to be a generalizing specialist (read this book if you don’t know what I am talking about). You try to be decent at most things and really good at some. But what do you specialize in? Normally people choose a framework or two and a programming language and go with that, which is fine and worthwhile. But consider the fact that frameworks and to a lesser extent languages have a limited shelf life. If you’re building a career on being a Hibernate, Rails or Struts expert (the struts guys should really be getting worried now 🙂), you will have to rinse and repeat all over again in a few years when new frameworks come along to supersede the current flavour of the month. So is it really the best investment of your time – maybe, but then again maybe not. Math, on the other hand is not going away any time soon. Everything we do in our field is built upon solid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at its root (algorithms and data structures being a case in point), so time spent keeping up your math skills is arguably never wasted. And it, once again, comes down to really understanding something rather than just using it by rote – math can help you understand everything you do more deeply, when it comes to computers. Infact, as Steve Yegge said, what we do as programmers is so much like math we don’t even realise it.

What/Who Makes A Difference

You don’t believe me, then consider this. Most of the people who are almost universally respected  in our field as great programmers are also great mathematicians. I am talking people like Donald Knuth, Edsger W. Dijkstra, Noam Chomsky, Peter Norvig. But then again these guys weren’t really developers, they were computer scientists, so it doesn’t really count right? I guess, but then again, maybe we shouldn’t really talk until our output in pure lines of code even begins to approach 10% of what these people have produced. Of course, you can be successful and famous without being a boffin, everyone has heard of Gavin King or DHH. That’s kinda true (although it’s an arguable point whether or not many people have heard of Gavin or DHH outside their respective niches), but “heard of” and universally respected are different things, about as different as creating a framework and significantly advancing the sum-total of human knowledge in your field (don’t get me wrong, I respect Gavin And David, they’ve done a hell of a lot more than I have, but that doesn’t make what I said any less of a fact). How is all of this relevant? I dunno, it probably isn’t, but I thought I’d throw it in there anyway since we’re being introspective and all.

The world is getting filled up with data, there is more and more of it every day and whereas before we had the luxury of working with relatively small sets of it, these days the software we write must operate efficiently with enormous data sets. This is increasingly true even in the corporate world. What this means is that you will be less and less likely to be able to just “kick things off” to see how they run, because with the amount of data you’ll be dealing with it will just grind to a halt unless you’re smart about it. My prediction is that algorithm analysis will become increasingly important for the lay-programmer, not that it wasn’t before, but it will become more so. And what do you need to be a decent algorist – you guessed it, some math skills.

So, what about me? Well, I’ve decided to build up/revive my math skills a little bit at a time, there are still plenty of books to read and code to write, but I will try to devote a little bit of my time to math at least once in a while, because like exercise, a little bit once in a while, is better than nothing (to quote Steve Yegge yet again). Of course I have a bit of an ace up my sleeve when it comes to math, which is good for me, but luckily with this blog, we might all benefit (I know you’re curious, I’ll tell you about it soon 🙂).

Where Do You See Yourself In 5 Years

So, is all this math gonna be good for anything? It’s hard to say in advance, I am pretty happy with where I am at right now and so might you be, but it’s all about potential. End of the day, if you’re a developer in the corporate world you don’t really need any math. If you’re happy to go your entire career doing enterprise CRUD apps during work hours and paragliding or wakeboarding (or whatever trendy ‘sport’ the geeky in-crowd is into these days) during your off time then by all means, invest some more time into Spring or Hibernate or Visual Studio or whatever. It will not really limit your potential in that particular niche; you can become extremely valuable – even sought after. But if you strive for diversity in your career and want to have the ability to try your hand at almost any activity that involves code, from information retrieval to Linux kernel hacking. In short if you want to be a perfect mix of developer, programmer and computer scientist, you have to make sure you math skills are up to scratch (and hell, you can still go wakeboarding if you really want 🙂). Long story short, if you grok math, there are no doors that are closed to you in the software development field, if you don’t – it’s going to be all CRUD (pun intended)!

Google员工自述:在哈佛教书和在Google工作的差别

编者按:2003年到2010年期间,原文作者Matt Welsh 是哈佛大学工程和应用科学学院的计算机科学系教授。2010年加入Google,是一名高级工程师。他当前的工作重点是广域网性能和健壮性。下文由 Matt所写,文章对比了Matt在Google和哈佛大学时的一天作息,译文由伯乐在线编译。

最近我在想,和在哈佛时的院系工作相比,在Google上班日子到底有多么不同。最大的差别就是,相比之下,我曾在哈佛比较幸运,一周花半个小时做编 程相关的事。而在Google,我花费将近(或超过)90%的时间在编写代码。另外,我拖延所耗费的时间和浏览大量“无意义”网站的时间更少了,这大致是 因为我更享受工作带来的乐趣。

下面就是我在Google典型一天的过程:

6:30 – 起床、把儿子叫起床、洗漱、早餐、带狗遛公园。

8:30 – 去上班(大多数时间是乘地铁)。

9:00 – 到公司。输入6个不同的窗口密码,让我的工作场所返回正常状态。检查邮件。检查我在不同数据中心的几个部署任务的状态,然后接着昨天的工作。

9:30 – 10:15 – 开始编码,给我所在的系统增加请求的功能。一直调试,直至正常运作,编写一到两个单元测试。处理代码变动列表。去拿当日的三瓶免费的无糖可乐。

10:15 – 11:00 – 转到另外一个项目Git分支。查看同事给我所写代码的Review评论。仔细检查代码,并着手处理评论中所提问题。构建新版本,重新测试,重新修改代码,以确保代码看起来和运作都不错。提交修改后的变动列表,回应评论。

11:00 – 11:30 – 再次切换Git分支。安全起见,重构代码,然后启动一个需运行三小时的MapReduce任务,生成日志数据,来分析网络延迟。

11:30 – 12:00 – 和在山景城的团队成员开快速的视频会议。

12:00 – 12:35 – 在餐厅品尝免费的美味午餐。和同事一起逗乐,分享我在中学时破解 Apple IIgs的故事。

12:35 – 14:00 – 返回办公桌。检查邮件。检查MapReduce的工作状态 – 基本完成一大半。回应上午已完成的代码Review的最新评论,然后提交代码。合并并清理Git分支。查看任务列表,决定接下来做什么事。

14:00 – 15:00 -和在剑桥、山景城和其他地方的团队开视频项目会议。这个会议是我一周之内唯一时长一小时的会议。这段时间比较有趣,我用来对笔记本做些小检查,点击“重 载”MapReduce的状态页面,查看是否已经完成。检查Buzz,并匿名发布一到两条评论。

15:00 – 16:00 -灌点红牛,保持能量,继续奋战剩余时间。MapReduce已经完成。生成(MapReduce的)结果数据图,并仔细凝视观察一会。分析结果为什么和 预期结果不一样,并编写新版本代码,来生成另外一套统计数据。在结束当日工作之前,尽可能把代码整理到可以启动另一个MapReduce。

16:00 – 17:00 – Whiskey Thursday!一群同事聚集到一块,喝苏格兰威士忌并弹吉他。(我办公桌下面收集一些苏格兰威士忌。不知怎么的,我被指派为“酒会”的护卫,不过这挺适合我的。)

17:00 – 收拾笔记本,回家。

17:30 – 20:00 – 晚餐,家庭时间直至儿子去睡觉。

20:00直至睡觉 – 如果晚上有事做,就做事。如果没事,就喝些鸡尾酒。

相比之下,我在哈佛典型的一天工作:

6:30 – 起床、把儿子叫起床、洗漱、早餐、带狗遛公园。

8:30 – 去上班(从家走到办公室是20分钟路程,我会带着狗一起去)。

9:00 – 到办公室。检查邮件。抱怨下午会议之前我必须要做的大量工作。

9:15 – 开始写资助申请书。大约三分钟后,我不知道我要写些什么东西,所以接下来的约45分钟时间是在看Engadget、Hacker News和Facebook。

10:00 – 尽力迅速从看网站的昏迷状态中恢复过来,尽力在一堆必须写的推荐信中有所进展。幸运的是,这些工作容易,可以借鉴我以前写给其他人的推荐信,大部分是“拷贝粘贴”的工作。

11:00 – 查看日历,发现我仅剩一个小时来完成实质性的工作。回复一些在我收件箱呆了几周的邮件。给助手发邮件,安排下周的三次以上的会议。

11:30 – 起草一份预算,给不同的支持人员发送三封邮件,尽力在资助申请书方面有所进展。给申请书取一个标题和全额预算,使其听起来合理。不过仍然还不知道项目内容会是什么样的。

12:00 – 带着狗狗,在校园溜达20分钟。如果遇到其他狗狗,花的时间会更多些。

12:30 – 跑到法学院餐厅,打超贵又不怎么好吃的午饭。回到办公室一个人郁郁寡欢地吃,边吃边看Engadget和Hacker News。

13:00 – 当日的第一个会议,和随机来自台湾公司的随机人员开会。他们并没有给我任何费用,但却想让我花费半个小时时间,来超详细地解释我给他们做的研究项目。

13:30 -当日的第二个会议,和一位二年级的学生开。他突然决定,在漫无目的的四年大学生活后,他想去伯克利或麻省理工攻读哲学博士。虽然我解释说,没有相关研究 记录,不大可能有机会了,但他最后请求我无论如何要写一封推荐信。(于是)狡黠地留意可以借鉴哪些推荐信。

14:00 – 想到不得不做半个小时的讲课。(于是)找出去年的讲课笔记,把幻灯片标题中的“2009”改成“2010”。大概浏览一下,虽然想起来这个讲课完全是个灾难,但我并没有时间来修正了。

14:30 – 16:00 -向大约70名又困又烦的本科生讲了缓存算法。为了让讲课更加令人兴奋,我用了大量的PPT动画,也用激光笔狂热地做手势。在回答大量问题后,让我想起 来,这个幻灯片去年为什么是灾难了,发誓一定要在来年再次使用这个幻灯片之前要修改它。

16:00 – 16:10 – 关门躲在办公室,尽力平静心情,平复在讲课过程中飙升的肾上/腺。狂灌可乐来补充能力和水分。

16:10 – 16:20 – 查看邮件;浏览Engadget;查看Facebook。

16:30 – 17:00 -当日的最后一次会议,和两位研究生讨论所剩时间不到一周就要提交的论文。尽管他们没有大纲和结果,但他们非常乐观,相信能及时完成。我在白板上花约半个 小时概述思想和可能的图表,他们则在笔记本上龙飞凤舞地记录。许下一个模糊的承诺,如果本周我可以看到草稿,我可以检查。

17:00 – 带着狗狗走路回家。这是一天中最爽的时候。

17:30 – 回到家,立刻坐下来查看我在演讲和会议中积累的大量邮件。给我助手发送五个新的会议请求,让他在下周安排好。

17:45 – 20:00 – 家庭时间,晚餐。

20:00 – 通过查看邮件和修改我下周要用到的幻灯片,来假装“工作”。由于太累,啥正事也干不了了,喝点酒,然后再次浏览Engadget网站。

编者后话

也许你看过此文后,会觉得哈佛教授的一天工作时间怎么有点懒散,其实原文评论中也有类似疑问,Matt在回复中解释说,这是他个人不善于时间管理,并非所有哈佛同事都和他一样。

穿越遐想――-从二维蚂蚁到N维宇宙

玩聚SR|最佳

via 穿越遐想――-从二维蚂蚁到N维宇宙.

蚂蚁在平展的白纸上木然地爬行着,在它们的视野中,世界如此宽阔平坦,一望无边。世界只有前后左右,没有上下的概念。这是一个纯粹的二维世界。这些 可怜的生命,由于它们生理结构的局限,永远地被宿命在一个只有XY轴而没有Z轴的平面世界里。在这个荒凉的平面世界里,时时刻刻发生着出人意料的事情。人 注视着蚂蚁的每一个行为,正如上帝注视着人的世界。人准备和蚂蚁开个玩笑,然而这对于蚂蚁来说却是天灾。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宇宙按照它自身的规律悄然运行着。

一颗蓝色的星球,表面附着着一群用两条腿走路并且会说话的动物,他们管自己叫作人。他们对于这个世界早已习以为常,安然无事地吃喝拉撒,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了生活而生活着。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蓝色星球东半球亚洲一发展中国家的南方临海某市的一间单身宿舍里,一个被定义为打工仔的人,抓住了几只不幸的低等动物——蚂蚁,在昏 暗的灯光下,把它们放到一张白纸上,任其爬行。三维世界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二维世界的动物(把蚂蚁假定为二维生物),人陷入了沉思……

这是关于时空维度的深沉思考,诡异神秘而又激动人心。

蚂蚁在平展的白纸上木然地爬行着,在它们的视野中,世界如此宽阔平坦,一望无边。世界只有前后左右,没有上下的概念。这是一个纯粹的二维世界。这些可怜的 生命,由于它们生理结构的局限,永远地被宿命在一个只有XY轴而没有Z轴的平面世界里。在这个荒凉的平面世界里,时时刻刻发生着出人意料的事情。人注视着 蚂蚁的每一个行为,正如上帝注视着人的世界。人准备和蚂蚁开个玩笑,然而这对于蚂蚁来说却是天灾。

人拿起一块小石头,正对着一只正在爬行的年轻蚂蚁的头顶,然后轻轻松手。在蚂蚁的世界里,灾难发生了。一个不明物体不知从何而来,结束了年轻蚂蚁短暂的一 生。同伴相继赶来,围观这庞大的不明物体,它们无法用现有的理论去解释这桩离奇的事件,因为事发之时,年轻蚂蚁的前后左右均未发现可疑危险,在如此安全的 环境下竟然突然出现一个形状怪异的物体,简直不可思议。(当然它们是看不见石头的厚度的,只能看见石头与它们的平面世界接触到的一个封闭平面区域)对于这 个莫名其妙的灾难,蚂蚁们只能求助于它们想像中的宗教和神灵,进而得出了结论:这是上苍的旨意,年轻的同伴命中注定今日死去,“阎王让你三更死,哪个敢留 到五更”,苦命的孩子啊!

人自信地注视着这一切,仿佛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生活在三维世界是多么的优越,前后左右上下,四面八方,可以尽收眼底,比起悲哀的蚂蚁,人类是何等安全。 然而设身处地思考了蚂蚁世界的处境后,人把自己和蚂蚁做了一个对比,把时空由二维推广到三维,结果令人沮丧,原先的优越感和成就感刹那间一扫而空。

曾几何时,有多少人因为突如其来的车祸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有多少人因为从未料想到的癌症的袭击撒手抛下亲人,有多少人由于一时的疏忽酿成无法挽回的损 失,有多少人风烛残年之时慕然回首往事潸然泪下追悔莫及……可怜的人啊,纵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面对无情的时间机器只能任其摆布。三维世界的人不比二维 世界的蚂蚁多几分能耐,宇宙的第四维——时间让人饱受折磨。人的大脑可以轻松分析蚂蚁的世界,可以嘲笑它们对世界的无知,但这个肩膀上的球状物也只能做到 这一步,对四维时空是束手无策,只能听天由命。

假如有更高一维的智慧生命在注视着人类,他把四维时空看的一览无余,他能清楚地窥探宇宙的任何一个时刻的状态,那么,他会像人用石头砸死蚂蚁一样从第四维 空间发出一个灾难信号毁灭人类的幸福生活,还是像人类所祈祷的上帝一样挽救三维空间发生的每一个不幸呢?祸不单行,或是喜从天降,只在于这个四维智者的一 念之差,三维世界的人永远也无法琢磨四维智者奇妙的想法


被称作打工仔的人,把思维从沮丧的想像中拽回来,继续观察纸上的蚂蚁。他把纸弯曲了一下,蚂蚁没有觉察,它继续在它们认为是宽阔平展的世界里爬行。一只蚂 蚁想从A点爬到C点,它只能花费很长的时间和很大的精力从A点爬到B点再爬到C点,即使按照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原理,也要爬好长一段路程。这时,人把纸卷 曲得更厉害了,使得C点和A点几乎靠近到一起,从人的角度来考虑,在三维世界要从A点到C点只要轻轻跳起即可实现,然而对于二维世界的蚂蚁这是多么不可理 解的事情啊。

反过来想想人类为了实现空间距离的大幅度跨越,竭尽全力发展交通工具,提高旅行速度,但几千几万年来也是收效甚微,想进行一次星际旅行即使快到光速也需要 以几十代上百代人的接力赛才能完成。假如三维时空可以弯曲,从人所住的这个单身宿舍到tian~an-door城楼也只是一步之遥。如果真有这一天,人类 将能实现宇宙中任何两点之间的瞬间跨越。甚至更进一步,把四维时空弯曲,使得空间和时间一起扭成麻花状,时间旅行也成为举手之劳。这时他们会对曾经的愚蠢 之举佩服不已,把当初为提高车速而进行的一系列技术革新当作“愚公移山”一样来尊为人类精神毅力的象征,但在赞美之时更多的将是为自己过去的笨拙而发出由 衷的嘲笑。

盯着这些懦弱的蚂蚁,人再也不能狂妄地看待自己的能力了。窗外的夜色更浓了,幽灵般笼罩了单身宿舍这个狭小的空间,前后左右上下都弥漫着夜色,在这无边的 夜色中漂浮着台灯发出的昏黄的光芒,从二维蚂蚁到三维人,从平面世界到三维空间,不一样的世界,却常常有着一样的遭遇……

蚂蚁依然在它们的二维世界爬行着,时光照常流逝,世界依旧太平。

这时人在蚂蚁的世界里放了一个圆筒,三维圆筒在二维平面上围隔出一个“禁区”。蚂蚁们困惑了!面对平面上这个突然出现的圆形(蚂蚁看不到圆筒的高度,只能 看到圆筒和平面相交成的圆形),它们无论如何也进不去这个“禁区”。于是乎,蚂蚁中的科学家们开始测量这个禁区的大小,试图寻找进入其中的捷径,但是结果 令人它们失望,用蚂蚁科学家所掌握的二维数学和二维物理学来解决这个问题,通过方程计算,得出的结论是没有解。这个问题成了蚂蚁世界永远的科学之谜

看到蚂蚁的困惑,人动了恻隐之心,于是抓起
一只蚂蚁放进了筒内。二维世界里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人员失踪案,但很快圆筒外的蚂蚁听见了圆桶内发出的失踪同伴的叫声。天哪,是什么力量使它进入了世界 的“禁区”?又怎样才能把同伴救出?以它们目前的科学技术,解释这一离奇的现象完全没有可能,解救进入“禁区”的同伴得和上帝对话,然而上帝在何处呢?宗 教能使它们的心灵得到安慰,却无法解决它们所面临的灾难。

面对蚂蚁世界发生的一切,人又一次陷入了思考,开始用三维世界的理论去分析二维世界的事件。蚂蚁要从筒外的A点到达筒内的C点,在二维空间是永远无法实现 的,因为在二维世界里这两点之间没有一条通道。但从三维空间来看,结果会令人欣喜,圆筒上端是敞开的,所以可以把蚂蚁从A点经由B点再放到C点,三维世界 存在无数条和ABC三点连线一样的路径,使蚂蚁实现二维世界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分析其中本质,是把蚂蚁暂时脱离XY平面,通过Z轴方向的三维跃迁,再返回 二维世界。

如果把二维蚂蚁的遭遇扩展到三维世界的人,类似的情况难以胜数。例如在三维空间的地面上扣着一个半球壳体(壳体底部也是封闭的),如果不砸碎壳体,外面的 人是永远不可能进入壳体里面的,因为内外两点之间没有一条通道。受蚂蚁进圆筒的启发,人可以跨越三维,通过四维时空实现这次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说进不去壳体实际暗含着一个同时性问题,也就是说此刻的人进不去此刻的壳体,但不等于说此刻的人进不去过去或未来的壳体。T0时刻人在 壳体外A点,对于壳体内B点人是可望而不可及的;T1时刻把壳体移开,人从A点到达B点,人虽然不在此刻的壳体内(T1时刻),但事实上已经进入了过去 (T0时刻)的壳体内部。只要通过一定的技术使时间倒流回T0时刻,就像刚才人把蚂蚁从B点放回C点一样,这样人就实现了进入球壳的梦想。但需要说明的 是,人从A点到达B点时必须是瞬间到达(不占用时间,就像微观世界的量子一样),而不是过程性移动(消耗时间的运动),否则时间倒流后,人又从B点返回到 了A点。此外,还可以有其它办法完成此事,例如采用强磁场把壳体内部和周围的时空扭曲,就像蚂蚁在卷曲的纸面上实现两点瞬间跨越一样。在当然,这些想法只 在理论上可行,人类当前的科学技术难以办到。

怀揣着这个奇妙的构想,人有些激动。仅仅把时空从二维提升到三维,蚂蚁的难题就迎刃而解;然后把时空从三维提升到四维,人类的困惑将不复存在


T0时刻

每当他们以为自己能记忆历史的时候,每当他们以为自己能预感未来的时候,每当他们中所谓的科学家以为发现了宇宙的运行规律的时候,或许有更高维的智慧生命正在嘲笑这群附着在蓝色星球表面的生物的愚昧落后。

台灯下蚂蚁依然在向前爬行,他们已经爬了一个多小时,三维世界的一个小时对于二维世界的蚂蚁来说是何等的漫长,漫长得足以让他们中的科学家总结世界的规 律。这是一张画有方格子的纸,边长5厘米的方格子布满了二维平面。于是蚂蚁科学家得出了它们世界的宇宙规律:世界是平的,并且有方格子组成,在X轴和Y轴 方向上方格子每隔5厘米出现一次。这简直就是天经地义的,就像人类所熟知的牛顿三定律、爱因斯坦相对论、普朗克量子理论和霍金的宇宙黑洞理论。可怜的蚂蚁 啊,它们把世界的规律总结得如此完美,殊不知这只是三维世界的人随手画的一个图案。

有几只蚂蚁不知何时已经爬到纸的边缘,它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方格子不见了,世界一片漆黑,几万年来发展起来的宇宙科学理论刹那间失效了,蚂蚁科学家们崩溃了,世界末日到来了……

此时,打工仔立刻把目光从蚂蚁世界移开,投向窗外那深邃的夜空。他恍然大悟了,于是倒吸一口冷气:“我们的世界会不会和蚂蚁一样,自以为天经地义的世界和规律只不过是上帝随手画在三维世界的一幅涂鸦?不知哪一天所有的定律和法则回失效,那时世界末日将光顾世界……”

漆黑的夜淹没了窗外的一切,仿佛这个小屋是漂浮在夜色之中。人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蚂蚁,人类就是一群蚂蚁,正在被四维世界的“上帝”玩弄于鼓掌之间。

然而,四维世界的上帝呢?是否正在五维世界的上帝的手掌中玩耍?五维世界的上帝又在六维世界的上帝的指甲盖上吃饭?……

阿弥陀佛,伟大的N维宇宙啊……

P 不等于 NP……么?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计算机科学界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一位惠普试验室的资深研究员,Vinay Deolalikar,宣称自己证明了 P ≠ NP。

他的证明目前只有初稿,本来只在私下里流传。但是有人把它捅到了 Slashdot 那里,于是媒体闻风而动。一夜之间,似乎人人都开始讨论这则新闻了。

大家这么激动的原因是这个问题实在太过于重要。它既是数学上的顶尖难题(著名的七个百万美元悬赏的千年数学难题之首),也是计算机科学的基础性问 题。并且和许多别的著名数学难题(例如黎曼猜想或者庞加莱猜想)不同,它对于整个信息产业(从而也对于当今世界的方方面面)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简单的说,在这里 P 指的是「能够很快被解出的问题的集合」(这里「很快」的严格定义是所谓多项式时间内),NP 指的是「能够很快判定一个解是否正确的问题的集合」。P/NP 问题一般表述为 P 是否等于 NP,即「是不是一个问题只要能够很快判定一个解是否正确,它就能很快被解出」。关于这个问题的更详尽的解释,可以参看这篇文章

人们目前并没有充分证据证明 P = NP 或者 P ≠ NP 两者中任何一个结论,但是大多数人相信 P ≠ NP。如果 P = NP,整个计算机科学和信息技术都会迎来极为重大的变革。关于 P = NP 的现实后果,可以参阅这篇笔调略显夸张的文章。2002 年对该领域专家的一次调查显示,相信 P = NP 以及 P ≠ NP 的专家的比例是 9:61。

以上即为这则新闻的背景。毫无疑问,人们离断言该问题已被解决还有极为遥远的距离。众所周知,任何一个著名且重要的难题都会吸引无数人的关注,各种 所谓的证明汗牛充栋,其中 99% 都来自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外行,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当然这则新闻的主人公并不在此列,他是该领域内一位声名卓著的专家,曾经在这一方向作出过很多重要研 究。但是即便如此,他的证明仍然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查,很可能它很快就被挑出一个细微然而重要的错误,然后迅速被人遗忘。这样的故事发生过很多次,以至于专 业人士大多对此新闻持以审慎的态度。

佐治亚理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美国工程院院士 Richard Lipton 在他自己的 blog 里讨论了这篇论文。简而言之,他认为这是个严肃的,值得认真研究的证明,但是对其中一些证明思路颇为疑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和很多该领域的专家一样会开始严格审阅这篇论文的细节。

即使小概率事件真的发生了,这篇论文最后被证明是正确的,我们的生活会有立竿见影的变化么?答案是不会。一方面,他证明的是 P ≠ NP 而非 P = NP,这是个相对而言并不太令人惊讶的,冲击力也不算太强的结论(虽然也很困难)。另一方面,一个理论成果的影响传递到现实世界会经历漫长的过程。

但是无论如何,这条新闻总是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特别是和这世界上正在发生的大多数新闻相比较而言,更是如此。

Postdoctoral Research Fellowship at the Depart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TN), Linköping University, Sweden

Postdoctoral Research Fellowship at the Depart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TN), Linköping University, Sweden
We invite applications for a two-year postdoctoral research fellowship
in the Mobile Telecommunications group. The position is on full
employment basis with all social benefits. The successful candidate will
perform research in automated planning and optimization of broadband
radio access, with focus on High Speed Packet Access (HSPA) cellular
networks. The research will be conduced within an EU FP7 Marie Curie
Industry Academia Partnership and Pathways (IAPP) project. The research
tasks consist in the development of concepts, optimization models and
algorithms, simulation modules, and integrated tool for HSPA network
planning and radio resource management.
A candidate is expected to demonstrate strong commitment to top quality
research in cellular network planning and optimization. Experience in
managing research projects is highly desirable. In addition to research,
the position includes a very limited amount of teaching (at most 20% of
full time) at undergraduate and graduate levels.
Qualifications:
– A PhD degree in Electrical Engineering, Computer Engineering, Computer
Science, or a closely related field.
– knowledge in wireless network planning and engineering, optimization
models and algorithms, and network simulation.
– a solid track record of research experience and achievements
– excellent communication skills in English.
Salary:
The University applies individual salary scales. An indicative salary
range of a postdoc position on a full-employment basis is 2,500-3,000
Euros per month before tax. Please specify a salary level in your
application.
How to apply:
Your application should include a cover letter, a complete CV, and other
supporting documents. Label your application with reference number
LiU-2009-00346, and send it to the following address: Registrator,
Linköpings universitet, 581 83 Linköping, Sweden. The application must
reach the University Registrator no later than March 26, 2009.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http://www.liu.se/en/job/show.html?2825 for the official announcement of
the position, or contact Dr. Di Yuan (+46 11 363192, diyua@itn.liu.se)
Background:
Linköping University is one of the major universities in Sweden. The
Depart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TN) has strong research profiles
in electronic engineering, communication and transportation, media
technology, and computer visualization. The group Mobile
Telecommunication is built upon a multi-disciplinary scientific
background, taking an integrated approach to analyzing, planning,
performance evaluation, and management of mobile telecommunication systems.
Di Yuan
PhD, Assoc. Prof.
Depart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TN)
Campus Norrköping, Linköping University
SE-601 74, Norrköping
Sweden
Phone: +46-11-363192; Fax: +46-11-363270; E-mail: diyua@itn.li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