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寡人了

今天去领党员关系转移的回执,前台的MM听说我是出国的,就让我登记下,然后一脸狐疑的看着我,你是准备回国还是不回来了, 发呆 额说额咋知道,额还没出去,还没这打算呢。MM接着狐疑的问,你有退党的打算么?真是大惊死寡人了,额说额来领个回执,问我退党干啥,我好好的,又没范事。然后对旁边的MM说,没事问我退不退党干啥,旁边的MM一脸疑惑,对着刚才的MM说,你问人家啥??? MM捂脸大笑,把寡人也弄的一头雾水。 惊恐 

真是寒死寡人,出去上个学,又不是干坏事去了,慎的我小心扑通扑通的。 不惑  不惑 

加拿大?

突然发现,加拿大的学校对GRE似乎不是太感冒,几个学校的EE要求上都没有GRE,只是CS上有,哎呀,暗自高兴一下,不过,加拿大的讲学金那么难拿,我看还是一个大问题,管它呢,投两所好了,MGill才要60加元,比起UBC便宜多了,这学校还真是坏的很。

昨天谈起欧莱雅,其实蛮想进这些公司的,假如有机会的话,不过,那样的话,我的专业就废掉了,好痛苦呀,其实,说心里话,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公司,先不说它全球500,欧洲最佳雇主这些,就他做的那些名牌就够了,相当喜欢,赫赫,真是伤脑筋。

先把MGill的网申填了再说,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