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失去一位好同志

博士自杀在国内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闻了,很多人可能都见怪不怪了,因为国内博士的状况实在是没办法说。这次自杀居然闹到香港了,哈哈,看来到处都是一个样。刚看到新闻的时候,觉得标题很显眼,标明是内地博士,呵呵,足见压力大的依旧大陆的学生,是心里承受能力的问题还是其他的原因呢?

很多人一看到这种事情,直接撇一句,心里素质这么脆弱! 呵呵,说这话的人都是不经脑子站着说话不腰疼,真到了那个份上,就不说这话了,活的好好的,没原因谁去自杀啊。就像整天研究就业问题的专家说现在大学生眼高手低找不到工作,跟华为老总说员工自杀给他们公司丢脸一样,整个就是看笑话。

看新闻上,此人曾经是全国化学竞赛一等奖,保送到南大读书,后来到港科大读博士,应该是非常优秀的学生,如此的学生选择这条路甚为可惜,只能说是国家的损失,不过现在国家已经不顾这些了,早就不顾了。看看现在的博士,头顶上顶着光环,事实上是连自己都养活不起的穷光蛋,再加上博士研究的压力,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挣钱养活自己,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各方面压力。看新闻上讲的原因是抑郁,学业压力,然后老板甩了他去美国,其实站在他的角度来看,这种压力确实很大,本来学化学的工作压力就很大,没那么容易找到,现在读了博士确要退学,实在是没办法让人接受,抑郁的话不好说,官方的说法,再说了,现在的博士压力那么大,抑郁算啥,估计都有。所以,说心里素质差的话有些太苛刻,是谁到这份上都不会笑一笑就过去的,香港是论文基地,压力大无可厚非,但退学的无奈加上找工作的失意可能是造成这种后果的直接原因。

想到这里,只能说在任何地方,弱势群体永远没有能力保护自己,跟找工作,考研一样,前几年公司屁股后面跟着你去工作,管你有没本事,只要本专业都要,那时候所谓的专家都在家睡觉,没P放,现在就业形式严峻了,大扩招造成的学生大量积压找不到工作,那些吃饱了的专家开始发话了,这些学生,眼高手低,找不到工作怪自己,说这话的人该活剐了,这帮人吃饱了撑着,不知道农村人养活一个学生多不容易,上不起学的有多少,结果上完了大学工资没民工高,这学不是白上是啥,论能力的话,现在的公司都是熟练工,培训俩月,哪个正常的大学生都能干活。看着现在学生多,这些公司也是闲的屁股疼,造一个大大的HR部门每年几次来忽悠脆弱的学生,不否认正规的公司严格的HR部门是公司健全的体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八成HR是大忽悠,尤其以大的IT公司和新兴的IT公司为最,本身就不要几个人,还全国的到处选秀,要是诚实的要人,就直接去面试,去体会这个人怎么样,人品,而不是全国去海选,跟选美女一样,闹腾的大学生们一个个筋疲力尽,还乐此不疲。像International Paper的面试,算是不错的,HR人也好,不张扬,默默的观察,而且二面基本上就是聊工作了,很自然和随和,张扬的倒是chinahr那帮跑腿的,狠,这个市场也是没少养活人。别的公司,HR是啥呀,大学生打击羞辱专业毕业的,自己还不是就一员工,还JJWW,让人不顺当。像考研,能考上就不错了,说不定还得走走后门,就不要指望自己去选导师,简直是笑话,所以碰上负责任老师是你的福气,碰上另外一些不置评论的老师是自己倒霉,谁也别怨,怨也没用,没你发话的份,有领导,有你p份。

曾经有帖子讨论大学生毕业即失业说明了什么,其实这个没什么讨论的价值,僧多粥少,没有办法,当年学生少的时候,缺人的时候谁也不会料到仅仅眨眼的功夫,这天能翻过来,就像几年前没人知道现在的房价像火箭一样冲上天,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在不断的加速,这种速度让人看起来很晃眼,你一眨眼,世界就变了,中国速度注定要在历史上写下很浓重的一笔,能在几十年内赶上发达国家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的积累不是易事,需要几代人持续的努力,但是这种发展进程所带来的各种问题不能视而不见,很多人是发展的受益者,而很多人则成了受难者,甚至是殉葬者,别去抱怨社会不公,简单的一句话,点背不能怨社会,这话很颓废,但是很多情况啥是无奈的表现,弱势群体在什么情况下永远都是这样,不用去争辩,也没有意义,谁说people are born equal, fuck the equal,YY而已,至少目前状况是这样。静下来的时候仔细回忆一下,你会发现,你的思想根本赶不上国家发展的速度,你会不停的晃脑袋觉得是在时空转换一样,但是事实如此,所以,不想选择被强奸,就选择忍受,这不就是哲学嘛,bloody philosophy,服了这些学者,太有才了。

PhD Dissertation Defence

中午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师姐,非常干练的一个人,也非常的nice,难怪老板这么喜欢她,ericsson也要她,下午开始论文答辩,这边的答辩相对国内不太一样。答辩人不用做presentation的,而是她的opponent来做,opponent是从warwick来的一个Dr,是一个pretty tough的小火,之前曾做一个seminar,反正我没听懂,pre完了以后问了一堆问题,真替师姐捏了一把汗,不过最后还好,顺利过关了,总共last了三个多小时,听的都累死了。commitee商议之后直接证书就发了,真是相当的快啊,恭喜。

晚上去参加师姐的party,事先不知道是一个很formal的party,结果还是牛仔裤T-shirt去了,汗啊,大家都是西装革履啊,丢人,不过总算我是一个小孩一样,也无所谓。跟opponent谈了一会,他跟老板说,我下午defence你一个学生,现在开始第二个了,joking,like four years later maybe。

西餐吃的终究还是热量太高,再加上咖啡和甜点,Gosh,不过跟同桌的人谈的还是蛮愉快的,就是他们老是说swedish,弄的我一头雾水。今天又遇到一个副教授,来自中国,也呆了很多年了,mathematics,简直是汗颜。

明天礼拜六,leo已经强烈要求炖鸡吃了,买了一个礼拜也没吃。还要看很多书,还有paper,Opps。

 

瑞典还是法国捏?

瑞典的老师终于有消息了,还给我卖关子,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虽然没有被正式录为博士,毕竟因为没有运筹学和最优化理论的根底,不过,老师说给弄了一个一年的奖学金去学这个东西,之后再决定是否录为博士。老师很不错了,林雪平大学在工科方面也不错,至少比ENSICA强,而且地处科技城,不过要dump掉法国那个老师了,好不好意思。本来想给老师托到月底,老师说就知道我要考虑,月底太长,月中把,再想两天好了。刚咨询林大的一个CS同学,他说无论如何选择林大都不会错,看来他对林大评价满高的。

ENST那老师冒了一个泡,说有项目了,结果又沉底了,不知道哪里去了,要不再等两天也好,ENSTB还是法国不错的学校,如果提供奖学金,可以考虑的,就算要过TEF考试都行,哈哈。法国人办事效率就是低,谴责下。

港大也要面试了,不过还要准备毕业论文,不想去了,今天给小蜜说了,不去参加了,好可惜呀,要是在北京上海上学就好了。港大也是偶相当dream的学校呀。唉

博士真无奈 硕士很悲哀

随着近年来博士生扩招,博士毕业生数量增多,他们就业时不像前几年那样俏了。徐元宾摄

     一名在校博士生的来信: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当年我收到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时,我没有感到多少兴奋,更多的是矛盾、沉重、复杂,因为读博等于赌博的说法已经广泛流传。读博一年多以来,除了生活的单调、学术探索的艰苦之外,我感受最多的,还是生活乃至生存空间的日益逼仄…[全文阅读]

     李开复答复来信:问问自己为什么要去戴博士帽    “选择读博士就等于选择了在未来三五年,或者是更长的一段时间,你必须要成为孤独的人,要远离物质的花花世界,甚至要无数次承担失败或者不被学界认可的痛苦”。

这就注定了不是每个人都具备能成为博士的潜质。在李开复看来,当你犹豫自己是不是要去读个博士之前,一定要向自己问问这些问题…[全文阅读]

  2005年6月,当潘菊拿到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时,她心头一阵激动,连忙告诉一个当时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同学。同学给她回复了一封邮件,里面这样写道:“祝贺你加入一个在中国越来越垃圾的群体!”

  同学的自嘲里隐含着诸多的无奈。如今,一年多的读博时光过去,潘菊并不承认自己是垃圾,但的确感受到了和当时那位同学一样的无奈、压力和困惑。 

  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和导师聚在一起聊一聊

  “在国外,导师为博士生做的事应该比博士生为导师做的事要多,而在国内,刚好颠倒。”武汉某重点大学管理学博士生远潇说,有些博士生就是导师的打工仔,而且没有报酬。

  “我们这些留在国内读博士的人同样很优秀,但成绩与我们差不多的同学出国读博后,很快就出成果了,而我们在国内要出成果却很难。”远潇认为,博士生阶段是一个人学术生命最重要的时期之一,而国内的博士生培养机制没能给博士生提供良好的学术研究环境。因而,他们往往付出更多的努力也难以获得像同辈在国外取得的成果。

  作为文科博士生,武汉某高校传播学博士生何军(化名)和远潇的生活比起来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比如个人自由支配时间很充足等,但学术上的困惑是共同的。

  读博一年多来,何军很少有机会与导师就学术研究方面的问题交流。“只有逢年过节我们才能聚在一起聊一聊,平时很难见到导师”。

  除了很少有机会与导师交流外,与同学交流的机会也不多。何军曾经提议与同专业高一级的博士生搞一个学术交流活动,但没有多少人响应,至今也没能如愿。

  在远潇的促成下,他所在的研究所尝试着每周搞一次博士生学术交流会,但在邀请其他相关专业的博士生参加时,却得不到回音。“相比之下,跟以前完全没有交流还是好多了,不同思想的碰撞会产生一些灵感,有些碰撞出的火花对研究是至关重要的。”

  国外的研究成果多在形成期间就已经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所以能被广泛认可。而国内研究人员大部分是各自为战,其成果在国外被认可的情况也大打折扣,远潇说:“有些文章哪怕是第三、第四作者中有一个是外国专家,文章被收录被认可的情况就会好很多。”

  导师带的博士生过多也是影响博士生学术研究的一个重要因素。据远潇介绍,如果算上不脱产的在职博士生,有些导师带的博士生达到二十多人,还有何质量可言?

  在采访中,不少博士生表示,在欧美,导师与学生情同父子的情况很多,他们也很希望能拥有那种“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导师,但国内这样的导师却不多。

  男博士生们大多以看电影、电视剧来消磨时间

  “整天除了做饭就是睡懒觉!”武汉某高校一位文科女博士本硕博连读后,已经很难找到学术研究的动力了。

  “读了3年的博士,做了3年的饭,没去过食堂,还乐此不彼”,这是何军身边一些女博士生的真实写照。何军介绍,女博士生更生活化一些,但是无论如何,这些被称为“第三性”的未婚女博士生都是孤独苦闷的。她们本想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有所成就,而现实却让她们感到无奈无助。

  男博士生们则大多以看电影、电视剧来消磨时间。何军说,有时候两三个同学一起通宵看电视剧,“只是跟本科生相比,很少有玩游戏的而已”。

  何军说,博士生群体是大学里最苦闷的一族。人文社会学科的博士生大多没有导师安排的课题做,平时又很难得到导师的指导,大部分时间都感觉很闲。

  “我们也想一心搞研究,做出成果,但是却没有这样的大环境。”何军认为,导师指导不够,学术交流太少,激励机制又不健全,使得博士生们的科研积极性普遍不高。

  作为偏理科的管理学博士生,远潇的大量时间用在为导师打工,常感叹没有时间搞研究。“博士生本来应当是国家科技创新的后备队甚至是生力军,对未来国家科研能力和水平有重要影响。博士生资源的浪费是社会的损失和国家的悲哀”。

  博士生的共同特征:穿着朴素、身体孱弱、30岁左右

  武汉某大学一个研究所的12名博士生中,只有1人已婚,3人有男女朋友,其余8人则均为单身。博士生的社会交往圈子本身很狭窄,再加上部分人放不下博士生的架子,不肯主动与人交往,造成许多人封闭甚至自卑。远潇介绍:“多数博士生都在二十七八岁左右,来自家庭、社会的压力,让我们喘不气来。”

  远潇介绍说,博士生一般被分为三类:一是不用交学费,并且每月能得到300元~400元生活费的;二是名义上要交学费,但实际由导师支付,没有生活费的;三是自行承担3万元左右的学费,生活费由导师“看着给”的。

  远潇说,无论哪一类,生活都是很清苦的。他曾遇到一位博士生到修鞋匠那里修一双破了一条四五厘米长口子的皮鞋。“‘穿着朴素、身体孱弱、30岁左右’已经成了博士生的共同特征,大学校园里符合这个条件的,一问就是个博士生。”

  “白天愁论文,晚上愁嫁人”的说法在一些女博士生中流传。“论文发了吗?”成为博士生们见面的问候语。

  越优秀的博士生越有可能被导师扣下做课题,推迟毕业

  经过两年多的煎熬,华中科技大学04级博士生邱文(化名)的心态比以前更加平和了。当年辞掉在武汉科技大学的工作去读博时,他有一丝无奈,也有一丝坚决。邱文说,在高校从事科研工作,没有博士学历是很难有发展前途的。“当时在学校已看不到什么希望,我就出来了”。

  邱文所在的专业要求论文“两篇权威1篇核心”,而据他所知,02级的师兄师姐中,到今年能成功毕业的大约只有50%。

  “这里面有一个潜规则,就是只要导师需要的博士生,即使达到了毕业要求,也不可能按期毕业,直到导师觉得不再需要你时才会让你毕业。”邱文说,越是优秀的博士生越有可能被导师留下来参与某项课题的研究,从而推迟了毕业的时间。

  邱文除周末有时间回武汉科技大学的家中外,平日都住在华中科技大学的博士生宿舍,而他妻子前不久刚生了小孩,邱文在两校间来回奔波更忙碌了。邱文说,自己只希望能按期毕业,早日回到工作岗位,有更多时间照顾妻子和孩子。

  坚守着的博士生将面对日益严峻的就业环境

  多数博士生在坚持在奋斗,也有博士生最终选择了放弃。

  与邱文相比,他的一位硕博连读的同学就没有他的毅力了,这位同学今年申请参加硕士论文答辩,拿了硕士文凭就离开学校。

  邱文介绍,不脱产的博士生选择放弃的更不乏其人。“有些导师没有课题,尤其理工科博士生如果没有导师的课题依托就很难做出论文,有些坚持一两年看不到希望,就只好放弃”。

  一方面是博士生清苦的物质生活、沉闷的研究环境和难以预期的毕业时间,另一方面却是日益严峻的就业环境。远潇说,一些人对博士生存在误解,以为这些高学历的知识分子生活会很舒适,而实际上,博士生面临的现实远不如局外人想象的那般美好。

  远潇前年毕业的一位师兄去华中师范大学时,学校给予其安家费10万元,而如果现在去已经没有安家费了,评副教授也更困难了。“就业境况急转直下,哪怕只相差几个月,待遇就可能相差很大。”远潇说,“现在,‘焦虑’这个词已不足以形容我们现在的心情。我们希望能早日‘刑满释放’,但实际上我们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不能按时毕业”。

  武汉大学一位本硕博连读的女博士生说,现在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跟男友早点结婚,并且早日逃出“蹲监狱一样”的生活。

  远潇说:“大多数博士生都是对学术有所追求的人,已经做好了过清贫生活的准备。我们的要求并不高,每月1000元的生活费,导师能有多一些的指导,有更宽松的学术研究环境、更多与同行交流的机会。而这些本应该并不难实现。”

朗讯呀,怎么办?

下午去面朗讯了,总的来说,没问到什么,不知道朗讯是突然来了大项目了,还是咋滴。来的那人也是西工大的呢,还认识我们师兄,谈了一些项目的东西,说我coding的不够太多,编程能力不是太强。不过,也有很吸引人的地方,嘻嘻。

那人一直强调,从一而终把,签之前想好,签了之后就签了,不要想跳来跳去的,不过,给我要的违约金也够高的,1W呀,天,哪个公司要这么多钱呀,晕死。

后来让我做决定,想好了没有,我说我还要想想,后来,我也就坦白了,我还是想出国的,去读博士,他说,其实朗讯内部有掏钱供员工读博士的计划,呵呵,我说,挺好的,估计那不是普通人能拿到的,估计也是说说而已。

其实,倒不是1W的关系,如果能签,我愿意签,就是因为他要求12月就报道,我怎忙可能去那么早,老板都不会同意,况且论文还没个着落,能去嘛,算了,明天开始,准备写论文吧,正经事,然后还是等待法国的消息吧,UT的也申一下,如果UT的能录取,也是不错的,呵呵。

就是有点放不开心,或许是心虚,可能肚里装的东西真不多,编程能力又不是太强,所以,害怕没处去,唉,那我做个技术支持啥的总可以把,哈哈。

倒了,跟我爸讲,我爸都不知道朗讯做啥的,晕倒,一门心思让读博士,读吧,我也愿意,呵呵。